王建军等职务侵占、掩饰、隐瞒犯罪案

  发布时间:2014-5-21 20:24:27 点击数:
导读:王建军等职务侵占、掩饰、隐瞒犯罪案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1)甘刑二终字第54号  原公诉机关嘉峪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军。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10年6月11日被刑事拘…

王建军等职务侵占、掩饰、隐瞒犯罪案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1)甘刑二终字第54号


  原公诉机关嘉峪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军。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10年6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3日被取保候审,2011年3月4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嘉峪关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胜吉,甘肃明昊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段国荣,又名段百元。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10年6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30日被取保候审,2011年3月4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嘉峪关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军,甘肃明昊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安来君。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10年6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4日被取保候审,2011年3月4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嘉峪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朱生杰。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10年6月10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沙有忠。因本案于2010年7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7日被依法逮捕,2011年3月4日被取保候审。

  嘉峪关市人民法院审理嘉峪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安来君、朱生杰、王建军、段国荣犯职务侵占罪,被告人沙有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案,于2011年3月4日作出(2011)嘉刑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王建军、段国荣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审查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听取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0年6月6日12时许,被告人安来君、朱生杰预谋后,由被告人朱生杰打电话叫来被告人王建军,让其开车到酒钢储运公司北库拉货。后被告人安来君用其保管的调度室库房钥匙打开酒钢储运公司北库旧品库房门锁,伙同被告人王建军将价值33732元的废旧电机线装上被告人王建军驾驶的甘B05756号客货车,被告人朱生杰利用其作为酒钢储运公司门卫的职务便利,对该车辆顺利放行。后被告人王建军按照被告人朱生杰的指示将赃物卖给被告人沙有忠,被告人沙有忠明知是赃物而予以收购。当时17时许,被告人沙有忠付给被告人朱生杰赃款43000元。

  2010年6月9日12时许,被告人安来君、朱生杰经预谋后,由被告人安来君打电话叫来被告人段国荣,让其开车到酒钢储运公司北库拉货。后被告人安来君用其保管的调度室库房钥匙打开酒钢储运公司北库旧品库门锁,伙同被告人段国荣将价值27900元的废旧铜封口及废旧电缆线装上被告人段国荣驾驶的甘B11578号客货车,被告人朱生杰利用其作为酒钢储运公司门卫的职务便利,对该车辆顺利放行。后被告人段国荣按照朱生杰的指示将赃物卖给被告人沙有忠,被告人沙有忠明知是赃物而予以收购。当日17时许,被告人沙有忠付给被告人朱生杰20000元,剩余10000元赃款尚未支付。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酒泉钢铁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及徐某某的报案材料、企业性质证明,证人郭某某、夏某某证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涉案财物价格鉴定结论,现场勘验笔录,辨认笔录,被告人安来君、朱生杰、王建军、段国荣、沙有忠供述等证据。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安来君、朱生杰、王建军、段国荣采用秘密手段,利用了安来君、朱生杰的职务便利,将本单位财物窃取后,非法据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被告人沙有忠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赃物而予以收购,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朱生杰自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具有自首情节,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安来君、王建军、段国荣、沙有忠自愿认罪,如实供述所犯罪行,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贪污、职务侵占案件如何认定共同犯罪的几个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和《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以及《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第九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安来君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二、被告人朱生杰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三、被告人王建军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四、被告人段国荣犯职务侵占罪均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五、被告人沙有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六、因犯罪所得63000元,依法予以没收,上交国库。

  王建军上诉提出:一审判决认定罪名不当,上诉人不知道所拉货物为赃物,没有共同预谋、分赃等,不构成犯罪,应宣告无罪。其辩护人认为,王建军不构成职务侵占罪,应宣告无罪。

  段国荣上诉提出,事前对安来君、朱生杰利用职务侵占公司财物并不知情,未参与预谋,与安、朱不是共同犯罪,仅协助安来君转移运送赃物,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审量刑畸重,要求改判缓刑。辩护人所提意见与上诉理由相同。

  经审理查明,2010年6月初,时任酒泉钢铁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储运部物资总库调度员的原审被告人安来君,与时任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保卫处储运部门卫的原审被告人朱生杰预谋利用职务之便,盗窃储运部物资总库废旧物品变卖获利。同年6月6日,安来君、朱生杰商定当日偷拉储运部废旧物品变卖。中午12时30分许,朱生杰给原审被告人沙有忠打电话称其要卖废铜,让沙在储运部物资总库北库门口等待。朱生杰打电话给个体货运司机的上诉人王建军,让王建军到物资总库北库为其拉运东西。当王建军驾驶自己的甘B05756号货运车到北库门口时,朱生杰让王建军到北库找安来君。安来君将王建军带到物资总库旧品库房,安利用中午由调度员保管库房钥匙的职务便利,用钥匙打开库房,让王建军将库房内废铜线装上车后,让王建军开车出门。王建军明知安来君偷窃废旧物品,仍按照安来君的指使将铜线拉运出去。当王建军开车至物资总库北门时,朱生杰利用其值班便利让王建军出门,并告诉王建军将等在门口的沙有忠拉上。王建军拉上沙有忠并按照沙有忠的安排将废铜线运到酒泉市夏某某家藏匿。当日17时许,沙有忠在物资总库北库门口付给朱生杰43000元现金,朱生杰分给安来君33000元。破案后,从夏某某处扣押被窃取的上述物品,经鉴定总重为937公斤,价值33732元。

  2010年6月9日朱生杰、安来君再次商定利用职务之便盗窃物资总库废旧物品变卖获利。朱生杰给沙有忠打电话让沙在北库门口等待。安来君给其认识的个体货运司机段国荣打电话,让段帮其拉运东西。当日12时许,段国荣驾驶自己的甘B11578号客货车到物资总库北库门口,朱生杰放行,安来君打开物资总库旧品库房门,让段国荣往车上装旧铜封口和电缆线,段国荣表示不敢拉,安来君称已经联系好了。段国荣往车上装了10个旧铜封口和几节旧电缆线,安来君让段国荣开车出门。段国荣开车到北库门口时,朱生杰让段将已在门口等待的沙有忠拉上。段国荣按照沙有忠的指使将货物运至酒泉市夏某某处藏匿。当日17时许,沙有忠在物资总库门口付给朱生杰20000元,并称还欠10000元,朱生杰分给安来君19000元。安、朱下班后找到段国荣付给段车费1000元。当晚,朱生杰又从安来君处要回给安的19000元。朱生杰于6月10日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破案后,从夏某某处扣押被窃取的上述物品,经鉴定,铜封口重470公斤,铜电缆线为227.5公斤,总价值279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酒钢公司储运部报案材料等证明了其单位库房被盗的事实。
  2、酒钢公司出具的相关材料,证明安来君系酒泉钢铁集团宏兴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储运部调度员,朱生杰系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保卫处职工。

  3、扣押物品清单、鉴定结论等证据,证明涉案物品的重量、价值。
  4、证人证言
  (1)郭某某证明,2010年6月6日沙有忠说他收购了一些铜,让我找个地方放下,我提供了夏某某酒泉的住处。我开着车和沙有忠、夏某某到酒钢三号门处,沙有忠一路上打电话联系后,他和夏某某上了一客货车,一直开到酒泉夏某某住处,把铜线放在地下室。沙有忠向我借了4万元钱。9日中午沙有忠说又收了些铜放一下,我就开车拉着沙有忠、夏某某往嘉北走,一路上沙有忠打电话,后沙有忠坐上了一辆客货车,把车开到夏某某家,把东西卸下了。沙有忠又跟我借了20000元钱。

  (2)夏某某证明,沙有忠两次在其酒泉家里存放收购的废旧铜线、铜封口、电缆线的事实。
  5、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安来君供述,其与朱生杰预谋盗窃物资总库废旧物品变卖获利。2010年6月6日,由朱生杰找来个体司机王建军,其带王建军到物资总库旧品库让王建军往车上装了一车废旧铜线。当朱生杰打来电话说可以出门了时,我让王建军开车走了。当天下午,朱生杰给了我33000元钱。6月9日,朱生杰找我说再干一次,让我找司机,我给个体司机段国荣打电话说给我拉些东西,段来后,我带到旧品库,让段装了10个铜封口和一些电缆线,朱生杰打电话说可以走了,我让段开车走了。当天朱生杰给我20000元钱。下班后我和朱生杰找到段国荣,给了段国荣1000元车费。第二天朱生杰把19000元要走了。

  (2)被告人朱生杰供述,我认识的一个姓沙的老板经常从北库提货,他问过我有没有废旧物资他可以拉了去卖钱。后我和安来君商量从旧品库拉废旧物资出去卖钱。2010年6月6日我和安来君商量好当天拉些废旧物品变卖,我给姓沙的打了电话让他到北库门口等着,我给王建军打电话让他给我拉东西。王建军来后,我让王找安来君,王建军就开车进去了。后王建军开车出来,我看见车上全是蛇皮袋,里面装的是废旧铜线,我让王建军把姓沙的老板拉上,他们就走了。当日17时许,姓沙的给了我43000元,我给了安来君33000元。6月9日我和安来君再次商量拉些旧品库的物资变卖,我给姓沙的打电话让他到北库门口等。安来君打电话叫来一个姓段的司机,我放行让他进去了,后姓段的司机开车出来,我看见车上装几根电缆线,还有一些东西被破被子盖着,我让姓段的司机把姓沙的老板拉上,他们就走了。当天下午,姓沙的给了我20000元,说还欠10000元。我给了安来君19000元,给了姓段的司机1000元。

  (3)被告人王建军供述,2010年6月6日中午,朱生杰给我打电话叫我帮他拉一些东西,我到酒钢储运部北库门口,朱生杰让我进去找安来君。我见到安来君,安用钥匙打开库房门,我把车倒进库房,安来君让我装库房内用蛇皮袋装的铜线圈。我们装了有20袋左右,安来君让我开车出门,并说他都说好了。我开车到北库大门,朱生杰打开门说你在门口等一会儿,有人给你打电话,你听他的就行了。我出了北门,经电话联系拉了一个老头,他坐上我的车,指挥我把货拉到酒泉市一个小区的地下室了。还供述,在出北库门时朱生杰说给我给500元钱,但还没有给。我给朱生杰拉铜不正常,我想他们是把铜弄出来卖钱的。

  (4)被告人段国荣供述,2010年6月9日中午,安来君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帮他拉东西。我到北库大门没有人问,我就直接开车进去了。安来君把库房门打开后,让我把车倒进库房,让我拉库房里的废旧电缆线和很多铜疙瘩,我一听就害怕了,说这种东西不敢拉吧。安来君说我都联系好了,没有事。我和安来君装了10个铜疙瘩和十几根电缆线。完后,安来君打了个电话,对我说你把车开出大门,我联系好了。我开到大门有一个保安小伙子打开大门,对我说你在门口等一会,有人坐车。出了大门,有个老头坐到我车上,然后我按照他的指挥把货拉到酒泉市一个小区的地下室里放下了。当天下午7点左右,安来君给了我1000元运费。

  (5)被告人沙有忠供述,我于2010年6月6日和6月9日从朱生杰处两次收购废旧电机线、电缆线以及铜,这些东西是酒钢公司北库里拉的。在这之前朱生杰给我说过让我收购他提供的铜的事。6月6日中午,朱生杰给我打电话说他朋友的铜拉出来了,让我过磅后把钱给他,并说一吨44000元卖给我,让我等着。我就找我朋友郭某某借钱,郭某某说必须把货放到他朋友夏某某家。后我和拉货的司机联系上,我坐上拉货的车,让司机把货拉到酒泉夏某某家放到了地下室。回到嘉峪关后我从郭某某处借了48000元给了朱生杰。6月8日朱生杰又给我打电话让我第二天再去一趟,还有些铜。第二天下午朱生杰给我电话让我接货,让我坐北库门口的一辆白色的客货车,我坐上车,让司机拉到酒泉市夏某某家地下室。回到嘉峪关后我又从郭某某处借了23000元给了朱生杰20000元。

  上述证据在原审庭时已出示、宣读并质证、认证。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经本院审查,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有效,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安来君、朱生杰犯职务侵占罪,原审被告人沙有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对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王建军、段国荣构成职务侵占罪部分,经查,上诉人王建军、段国荣应安来君、朱生杰要求,从酒钢公司储运部旧品库拉运废旧铜线、铜封口,后按照朱生杰要求拉上沙有忠,按沙有忠安排将货物拉至酒泉藏匿的过程中,无证据证明二上诉人与安来君、朱生杰有事前、事中勾结、共谋,利用安来君、朱生杰的职务便利共同盗窃酒钢公司储运部旧品库物资占为己有的事实,也无证据证明从酒钢公司储运部旧品库盗窃的物品是由王建军、段国荣卖给沙有忠的,也无证据证明沙有忠是从王建军、段国荣处直接收购酒钢公司被盗物品的,故原审判决认定王建军、段国荣构成职务侵占罪,属认定事实、证据错误,定性不准,上诉人安来君、朱生杰及其辩护人所提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符合本案事实、证据,予以采纳。但上诉人王建军、段国荣为安来君、朱生杰从酒钢公司储运部旧品库拉运废旧铜线、铜封口时,已明知安、朱二人让其所运物品系盗窃的物品,仍为其二人拉运,其行为符合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构成要件,应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定罪处刑。经本院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三)项,第一百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嘉峪关市人民法院(2011)嘉刑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人安来君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第二项即被告人朱生杰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第五项即被告人沙有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第六项即因犯罪所得63000元,依法予以没收,上交国库的部分;

  二、撤销嘉峪关市人民法院(2011)嘉刑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第三项即被告人王建军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第四项即被告人段国荣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的部分;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军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3月4日起至2011年9月20日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段国荣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3月4日起至2011年9月13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林国荣
      代理审判员  王占强
      代理审判员  郑跃魁
      二O一一年八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秦 昊


 

上一篇:李元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 下一篇:罗锡强职务侵占、故意伤害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