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某某等贪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发布时间:2014-5-21 20:36:35 点击数:
导读:曾某某等贪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3)江中法刑二终字第7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某某,因本案于2012年4月5日被取保候审。  …

曾某某等贪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3)江中法刑二终字第7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某某,因本案于2012年4月5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某某,广东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温某某,因本案于2012年3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台山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杨某某,因本案于2012年3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台山市看守所。
  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曾某某犯贪污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于2012年9月20日作出(2012)江台法刑初字第31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曾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黄兵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曾某某及其辩护人张某某、原审被告人杨某某、温某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曾某某在台山市某某镇某某村委会工作期间于2006年至2011年期间,利用他们协助某某镇政府农办上报某某村委会种田补贴面积的职务之便,通过虚报种粮面积的手段先后共骗取国家种粮补贴款296249.22元,用于该村委会的日常支出及分给村委会干部,案发后三被告人将各自分得款项退回。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曾某某在台山市某某镇某某村委会工作期间,还于2010年3月收受冯某某给予村委会干部的好处费共计150000元,在未经合法程序和办理相关手续情况下擅自将权属村委会的“深冲成围”续期发包给冯某某承包。后来由于村民的反对和镇政府的调查,三被告人已将受贿款退回给冯某某。
  原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事实,有相关证人证言、相关书证及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曾某某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曾某某无视国家法律,身为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骗取的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曾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鉴于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曾某某犯罪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其于案发后积极退赃,又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1.被告人温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2.被告人杨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3.被告人曾某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4.台山市人民检察院扣押本案的财物,由其依法处理。
  上诉人曾某某上诉提出:1.关于贪污罪,其是在听从领导的意见下实施的,其没有参与共谋;关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其在政府调查前已主动将冯某某所送的7万元好处费全部退回。2.其如实交代,其在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并积极主动退赃,原审判处其量刑过重,其在村委会尽心尽责工作40多年,群众对其是认可的,其年纪比较大,有高血压,希望二审法院能对其从轻处罚,改判其缓刑。
  上诉人曾某某的辩护人辩称:1.一审认定镇政府调查后曾某某等人才将贿款退回不属实,曾某某等人是在镇政府调查前将收受冯某某的财物主动退还,其行为应属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规定的“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及时退还或上交的,不是受贿”情形,不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2.在贪污犯罪中,曾某某起次要作用、案发后主动坦白,积极退赃,社会危害性小,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过重,在量刑时应区别于其他两个被告人;3.曾某某年纪比较大,且身患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适用缓刑。
  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恰当,建议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在台山市某某镇某某村委会工作期间,于2006年至2011年期间,在协助执行国家种粮补贴政策的过程中,经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等几人共同商量后,由原审被告人温某某决定利用他们协助某某镇政府农办上报某某村委会种田补贴面积的职务之便,在上报种粮面积给镇农办时,通过虚报种粮面积的手段先后共骗取国家种粮补贴款296249.22元,用于该村委会的日常支出及分给村委会干部,其中原审被告人温某某分得15274.3元,原审被告人杨某某分得17774.3元,上诉人曾某某分得14542.3元。案发后,三人已退回分得的赃款。
  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在台山市某某镇某某村委会工作期间,还于2010年底接受冯某某的请求,未经合法程序和办理相关手续,将权属村委会的“深冲咸围”续期发包给冯某某承包,在此期间收受冯某某给予村委会干部的好处费共计15万元,其中上诉人曾某某分得7万元,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各分得3万元。后来由于村民的反对和镇政府的调查,上述三人已将受贿款退回给冯某某。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经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身份证明,证实上诉人曾某某及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身份情况及在台山市某某镇某某村委会任职情况。
  2.破案经过,证实破案的情况。
  3.台山市某某镇某某村委会提供的资料及证明材料、农业补贴款的银行资料,证实上诉人曾某某及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通过虚增种粮面积方式,骗取国家种粮补贴,及台山市某某镇某某村委会国家种粮补贴款补款情况。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冯某1(时任某某村委会委员)的证言证实,2006年至2011年期间,某某村委会为了骗取国家种粮补贴,将部分种植其他经济作物的农田伪造、虚报为种植水稻的农田,上报给镇农办骗取种粮补贴款。村委会主要通过村委会干部的亲戚或熟人名义续包,具体由村委会干部找农户做工作,说服农户同意村委会利用他们的名义进行虚报,并承诺事成后给予每户200元作为报酬,种粮补贴款到账后,提供账户的农户只拿回其本身的补贴金额,对于村委会虚报的部分交回村委会。其负责叫甄某某、冯某2的工作并利用他们的名义进行虚报。村委会这几年虚报的面积其不清楚,主要由温某某、曾某某、杨某某等人具体操作。村委会将骗取的种粮补贴款通过发红包、补贴、年终奖等名义分发给村委会干部。2010年,村委会曾开会讨论过某某镇“深冲咸围”续包给冯某某的事,当时曾某某提出冯某某想续期承包的事,承包费可由原来的3万元提高到6.5万元,但该次会议村委会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过了大约十来天,曾某某表示如续包成功,冯某某可给村委会干部每人5000元好处费,这次开会村委会班子成员都同意了。后村委会与冯某某的妻子伍某某签订了续包合同,所有村委会的干部都在发包方处签了名,签约不久曾某某给其5000元好处费,其不清楚其他干部分得多少,后村委会也没有就此召开村民议事会议。2011年初,有些村长知道村委会私自发包给冯某某并收受好处费的事,来村委会闹,后来镇政府听说此事后也派人前来处理,迫于各方压力,村委会取消了冯某某的续包合同,同时村委会成员也将各自收到的“好处费”退回给承包方,其将收到的5000元给曾某某处理,曾某某具体如何处理其不清楚。
  2.证人温某1(时任某某村委会文书)的证言与证人冯某1的证言基本一致,证实当时村委会干部集体提出并经由书记温某某决定,采取虚报水稻种植面积的方式骗取种粮补贴款。其负责其妻冯某2、夏某某、邓某某的工作,利用他们的名义进行虚报。村委会上报的水稻申报面积情况表由文书杨某某填报后由书记温某某审批。村委会将骗取的补贴款以年终奖、补贴、分红等方式分给村委会成员并用于村委会部分日常开支。还证实2010年村委会曾召开会议同意冯某某深冲咸围续包的事,其收了5000元好处费。2011年初,因有些村长对村委会与冯某某签订合同一事表示不满到村委会吵闹,村委会后决定退钱给冯某某。镇政府曾下来村委会调查此事,并认为村委会与冯某某之妻伍某某签订的续期承包合同程序不合法而无效,要求村委会出具深冲咸围没有承包出去的证明,并叫伍某某及村委会所有的干部签名确认。
  3.证人李某某(时任某某村委会妇女主任)的证言与证人温某1所言基本一致,证实村委会采取虚报方式骗取种粮直补款的事实。还证实村委会曾召开班子会议,提前讨论冯某某续包“深冲咸围”的事,当时由曾某某提出发包事宜讨论,具体联系也主要由曾某某负责。曾某某提出如果冯某某续包成功,冯某某将给予班子成员一定的好处费,当时村委会班子成员一致同意。后来村委会将“深冲咸围”续包给了冯某某,合同签订当天,曾某某给其5000元。后来群众知道村委会提前发包的事就来村委会闹事,镇政府当时也派人前来调查了解情况,迫于各方压力,村委会与冯某某经商议取消了承包合同,村委会成员也将各自收到的“好处费”退回给冯某某。
  4.证人何某某(时任某某村委会的财会站出纳)的证言证实,杨某某、曾某某曾跟其说村委会有部分田地发包给人种芭蕉、甘蔗等经济作物,不属于可申报种粮直补的范围。但后来某某村委会将部分种植其他经济作物的农田伪造虚报为种植谷类作物的农田,骗取国家种粮补贴,作为村委会的集体财产。为了虚报农田面积,杨某某叫其以亲人的名义上报,并承诺事成后有200元留在存折作为报酬,其将妻子何某1和其弟何某2、何某3的银行账号和身份证报给村委会。其不知道虚报的面积,但每次种粮直补款都是其亲自去领取的,知道三个存折每次领取的直补款有六千元至七千元。村委会通过发红包、补贴、年终奖等名义分发给村委会干部。2010年,村委会曾召开会议商讨“深冲咸围”承包的事,曾某某提出冯某某想续包合同,并可将承包费提高至6.5万元,并承诺续约成功可给每名村干部5000元茶水费。第一次讨论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过了十几天,村委会干部经讨论同意了冯某某承包合同续期的事,并在承包合同中发包方处签名,事后曾某某给其5000元,后来村委会也没有就此召开村民议事会议。2011年初,有些村长来村委会吵闹,对村委会与冯某某签订承包合同的事情表示不满。曾某某叫大家做好退钱的准备,村委会的其他干部也同意将钱拿出来。过了几天,其拿回5000元给曾某某。之后曾某某怎么处理其不清楚。
  5.证人朱某某(时任某某村委会花冲村村长)的证言证实,某某村委会干部温某某等人采取伪造或虚增亲属朋友的种粮面积,从中套取国家种粮补贴集体进行私分。2010年11月,某某村委会在没有经村民议事程序情况下与冯某某签订续期承包合同。
  6.证人冯某3(时任某某村村长)的证言证实,某某村委会将其村承包给他人的咸围作为其村水田的面积上报给镇农办,其知道每年有种粮补贴款转入账户,但其不知有多少。
  7.证人夏某某的证言证实,其家以其丈夫温某2的名义申报领取种粮补贴款,温某1每年都会给其200元作为报酬。
  8.证人何某2的证言证实,其哥何某某借用其存折账户领取种粮补贴款,每次其哥取款后会留下200元在存折内。
  9.证人甄某某的证言,证实冯某1是其丈夫的堂弟,其家是以其名义申报种粮补贴的,每次冯某1用完存折都会给其200元作为报酬。
  10.证人冯某2的证言证实,其丈夫温某1用其家存折账户申报种粮直补款。
  11.证人何某1的证言证实,其家领取国家种粮补贴款是其丈夫何某某操办的,每年有200元。
  12.证人冯某2的证言证实,其堂哥冯某1叫其提供账号用来领取种粮补贴款,每次给其200元报酬。
  13.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实,其不知其家是否有领取过种粮补贴款,也不知其丈夫杨某某拿其身份证或存折办理补贴的事。
  14.证人冯某某的证言证实,
  2010年下半年,其以其妻伍某某的名义与冯某4签订转包合同,转承包了深冲咸围。因该咸围的承包期只剩余5年多,其想继续承包,其便打电话给温某某,希望他能帮忙,温某某叫其与曾某某联系。其打电话给曾某某说了想续包的事。过了没几天,曾某某打电话与其协商,其同意将承包费提高至每年6.5万元,并承诺给村委会15万元茶水费。过了十几天,其打电话给曾某某问进展情况,曾某某答复说经村委会商量,认为村委会干部可以作为代表与其签订承包合同。不久,曾某某叫其到村委会签订承包合同,其叫其妻伍某某在承包方处签名,当时某某村委会的所有干部在发包方处签了名。签约后其将11.5万元给了曾某某,其中6.5万元作为预支的下一年承包费,其余5万元作为茶水费给村委会干部。过了十天左右,其又给了曾某某6万元。后因迟迟未进行村民民主议事会,其又给了曾某某4万元。2011年初,曾某某对其说之前有村长到村委会就深冲咸围承包一事吵得厉害,开不了村民议事会议,村委会将钱全额退还给其,并叫其将之前所签的承包合同退回,其同意了。曾某某分多次将钱退回给其,在跟其说退钱的次日,曾某某拿出部分钱(不记得多少)给其,过了不久,其又将另外部分的钱还给其,至此村委会还欠其2万元,曾某某便写了一张欠条给其,要求其交还合同。2011年4月其将合同还给曾某某,2011年8月曾某某将最后的2万元退给其并当场撕了欠条。其将承包合同还给曾某某后不久,听曾某某说镇政府下来某某村委会调查此事,镇政府认为村委会与其妻伍某某签订的续期承包合同程序不合法无效,并要求村委会出具一份合同作废的证明。后来镇政府认为这样还不行,还要求村委会出具深冲咸围还没有承包出去的证明,并叫其妻伍某某及村委会之前的干部签名确认。
  15.证人伍某某的证言,证实深冲咸围续约的事是由其丈夫冯某某联系办理的。其只知道冯某某向某某村委会提出如续约成功,承包费可提高至6.5万元,冯某某给了村委会21.5万元,其中15万元作为茶水费,另外6.5万元作为承包费。后冯某某以其名义与某某村委会签订了续期承包合同。后因有村长到村委会就深冲咸围承包的问题吵得厉害,开不了村民议事会议,无法成功续约,除了预支的3万元承包费外,村委会干部将18.5万元全额退回给冯某某。镇政府曾下来某某村委会调查续约的事,镇政府认为村委会与其签订的续期承包合同不合法无效,要求村委会出具“深冲咸围”没有承包出去的证明,并叫其及村委会的干部签名确认,后来其认为证明书没用就没有保存并撕毁了。
  (三)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的供述:
  1.上诉人曾某某的供述证实,其时任某某村委会副主任,负责农林水利工作。2006年某某村委会想骗取国家种粮补贴,村委会的几名干部经商量后,最后由书记决定利用协助上报其村委会种田面积的植物之便,将部分种植其他经济作物的农田伪造、虚报为种植谷类作物的农田上报给镇农办,镇农办按其村委会上报的面积发放种粮补贴款。其村委会实际可以享受国家种粮直补的耕地约1800亩,但申报种粮补贴的耕地有3000多亩。村委会没有按规定将申请补贴亩数的情况表分发给具体的农户签名,而是由村委会几名干部分别代表农户签名,包括以其名义虚报种田亩数的农户和真正种田的农户都由村干部代签,还有各村小组组长在本村表格上的签名确认也是由村委会的干部代签,之后村委会将这些申报表格交给镇农办。当时是由村委会干部集体提出商议后,由温某某书记决定采取虚报种田亩数的方式骗取种粮直补款及代农民签名确认上述申报补贴亩数情况表的,情况表是由文书杨某某填报后经温某某签名审批。村委会利用村委会干部的亲属名义虚报种粮面积,事先由村委会干部与自己的亲属商量好,以农户名义虚报种粮面积,以后领到补贴款后交给村委会,村委会再给回上述农户200元作为报酬。村委会具体采取何某2、何某3、何某4、甄某某、张某1等十几名农户的名义进行虚报。2006年至2011年期间,村委会通过虚报的方式共骗取种粮补贴款29万多元,当时有人提议从上述补贴款中分些钱来给村委会干部使用,大家都同意这样做,最后温某某拍板决定分钱。后村委会将上述补贴款除部分用于该村委会的日常开支外,其余以红包、补贴等名义分发给村委会干部,其分得14542.3元,温某某分得15274.3元,杨某某分得17774.3元。2010年的一天,冯某某就咸围续期的事情打电话给其,希望村委会帮忙,并承诺给回一定茶水费给村委会。次日在村委会议中,其提出冯某某可将承包费提高至每年6.5万元,并承诺给予村委会干部一定的好处费,此次会议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过了十几天,冯某某说愿意给每个村干部11万元好处费,其和温某某、杨某某商量,其3人每人分得3万元,其他村干部每人5000元。开会时,村干部都同意了。冯某某以他妻子伍某1的名义签订了续包合同后,冯某某给其1万元,其和温某某、杨某某各得3万元,冯某1、何某某、李某某、温某1每人得5千元。后来,因没有召开村民议事会议,冯某某又给其4万元,要帮他办这件事。这4万元,其没有告诉其他村委会委员,后来退了。2011年初,有些村长对村委会与冯某某签订承包咸围合同的事情不满,到村委会吵闹,镇政府也曾下来村委会调查此事,村干部的好处费是通过其退了。其是分二次将钱退回给冯某某,第二次退还后还欠冯某某2万元,因想尽快拿回承包合同,其写了欠条给冯某某。后经多次催促,2011年4月份其从冯某某处拿回合同。2011年8月,其将最后的2万元还给冯某某,并当场拿回欠条撕毁。后来,镇政府宣布续包合同不合法,勒令终止合同。
  2.原审被告人温某某的供述与上诉人曾某某的供述基本一致,证实其时任某某村委会书记,村委会干部经商量后,由其拍板决定利用村委会协助某某镇政府农办上报某某村委会种田补贴面积的职务之便,在上报种粮面积给镇农办时,通过虚报农户种粮面积的方法骗取国家种粮补贴款。2006年至2011年期间,村委会通过何某2、冯某1等十几名农户的名义共骗取国家种粮补贴款296249.22元。骗取种粮补贴款后,有村委会干部集体商量后,最后由其拍板同意分给村委会干部,后村委会通过发红包、补贴、年终奖等名义分发给村委会干部,其分得15274.3元,杨某某分得17774.3元,曾某某分得14542.3元。2010年,冯某某想将“深冲咸围”的承包权延长,其让冯某某找曾某某。冯某某表示愿意将剩余5年及续期的承包费由每年3万元提高到6.5万元,第一次村委会议没有同意。过了约一个月,曾某某在会前跟其说冯某某表示续约合同成功,将给每个村干部1万元好处费。开会时,村干部都同意了。过了几天,杨某某跟其说,冯某某愿意给其和他、曾某某的好处费提高到3万元。不久冯某某以他妻子伍某1的名义签订了续包合同,曾某某分二次给其合计3万元。据其所知,杨某某、曾某某也得了3万元,冯某1、何某某、李某某、温某1每人得5千元。后来正值换届选举期间,有些村民知道村委会在咸围发包过程中收取了承包商好处费的事情向镇政府举报,并到村委会吵闹,村委会干部害怕收受好处费的事给镇政府知道,便商议将收取的好处费全部通过曾某某退还给冯某某。后来,镇政府下来调查签订续包合同的事,因冯某某先支付的下一年6.5万元承包费中按续包合同多支付的3.5万元村委会已经花了,其和温某某、曾某某等人凑钱,并连同其收取的好处费3万元一起退还给冯某某,还给了来村委会闹事的村民2500元作为息事宁人的封口费。后来,镇政府宣布续包合同不合法,勒令终止合同。
  3.原审被告人杨某某的证言证实,其时任村委会书记兼主任,其证言与上诉人曾某某的供述基本一致,证实村委会在2006年至2011年期间,通过何某2、冯某1等农户的名义虚报水稻种植面积骗取国家种粮补贴296249.22元。当时是由村委会干部集体提出并由书记温某某决定采取虚报种田亩数的方式骗取补贴款的,其具体负责镇农办申报种粮面积工作。骗取种粮补贴款后,有人提议将上述补贴款给村委会干部使用,大家也同意分钱,温某某也同意决定这样做,后村委会通过发红包、补贴、年终奖等名义分发给村委会干部七人,其分得17774.3元,温某某分得15274.3元,曾某某分得17774.3元。2010年,冯某某想延长“深冲咸围”的承包期,并承诺将剩余5年及续期的承包费由每年3万元提高到6.5万元,第一次村委会议没有同意。过了约一个月,曾某某在召开村委会前跟其说冯某某愿意给每个村干部1万元好处费,其将消息告诉了温某某,开会时,村干部都同意了。过了几天,曾某某说,冯某某愿意给其和他、温某某的好处费提高到3万元。不久冯某某以他妻子伍某1的名义与村委会签订了续包合同,当时承包合同上所有干部都有签名,签约后曾某某分二次给其3万元。据其所知,温某某、曾某某也得了3万元,冯某1、何某某、李某某、温某1每人得5千元。后来在换届选举期间,有些村民知道村委会在咸围发包过程中收取了承包商好处费的事情向镇政府举报,并到村委会吵闹,镇政府下来村委会调查此事,村委会干部害怕事发,便商议将收取的好处费全部通过曾某某退还给冯某某。另外,冯某某先支付的下一年6.5万元承包费,其中按续包合同多支付的3.5万元村委会已经花了,其和温某某、曾某某等人凑钱,并连同收取的好处费一起退还给冯某某,还给了来村委会闹事的村民2500元作为息事宁人的封口费。后来,镇政府宣布续包合同不合法,勒令终止合同。
  上述证据,经过一审庭审质证、认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证据间能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条,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上诉人曾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辩护意见,经查,1.上诉人曾某某及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的供述证实,上诉人曾某某及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未经村民民主议事程序,将权属村委会的“深冲咸围”续期发包给冯某某承包,并收受冯某某所送好处费15万元。后有村民向镇政府举报村委会成员收受承包方好处费,并到村委会吵闹,镇政府下来调查续包合同的事,上诉人曾某某及原审被告人杨某某、温某某因害怕事发便将收取的贿款退回给行贿人冯某某。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的供述与证人冯某某、冯某1等人的证言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上诉人曾某某及原审被告人杨某某、温某某收受贿款,构成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贿罪的事实。上诉人曾某某与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等人虽是在侦查机关立案调查前将所收贿款退还给行贿人,但上诉人曾某某与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等人收受贿款后,在未经民主议事程序的情况下擅自发包给行贿人冯某某,后因村民反对和政府介入承包合同被宣布无效,从曾某某等人收受贿款到全部退还贿款时间长达几个月,上述情形并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规定的“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及时退还或上交不以受贿论处”的情形,因此,对于上诉人曾某某辩护人所提曾某某不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2.上诉人曾某某在侦查阶段稳定供述当时是村委会干部集体商议以虚报种田亩数骗取种粮直补款及代农民签名确认上述申报补贴数情况表的事,最后由村委会书记温某某拍板决定。在骗取种粮补贴款后村委会集体商议分些钱给村委会干部使用,最后由温某某拍板决定分钱。同案人温某某及杨某某的供述及相关证人证言与上诉人曾某某的供述可以相互印证,足以证实上诉人曾某某曾与温某某、杨某某等人一起商量并由温某某决定,通过虚报种粮面积的手段骗取国家种粮补贴款296249.22元的事实。对于上诉人曾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曾某某没有参与商量骗取种粮补贴的辩护意见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3.原审判决已充分考虑到曾某某在贪污犯罪及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中所起的作用、认罪态度、退赃等情节,原判对其所判处的刑罚是适当的。对于上诉人曾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适用缓刑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无视国家法律,身为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利用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职务便利,以骗取的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鉴于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犯罪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其于案发后积极退赃,又可酌情从轻处罚。上诉人曾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的上诉、辩护意见,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曾某某、原审被告人温某某、杨某某犯贪污罪及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冒 庭 媛
 二○一三年六月五日
 书 记 员  赵 丽 燕


 

上一篇: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及其处罚 下一篇:程某甲挪用公款、贪污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