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加涉黑、绑架、抢劫、故意伤害、贩卖毒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持有枪支、窝藏、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案

  发布时间:2014-5-22 8:25:53 点击数:
导读:李某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绑架、抢劫、故意伤害、贩卖毒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持有枪支、窝藏、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案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1)甘刑三终字第03号  原公诉机关甘肃…

李某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绑架、抢劫、故意伤害、贩卖毒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持有枪支、窝藏、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案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1)甘刑三终字第03号


  原公诉机关甘肃省武威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又名李凡。2008年5月19日因本案被逮捕。现羁押于天祝县看守所。

  辩护人尚伦生,甘肃东方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生玉,甘肃纵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陆某,绰号小黑、黑蛋。2008年3月29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王斌、王生辉,甘肃东方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某。2008年4月2日因本案被逮捕。现羁押于天祝县看守所。

  辩护人梁芳,甘肃东方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绰号阿龙。2008年3月29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2008年3月3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2005年10月11日因非法持有管制刀具被拘留15日。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某。2008年3月3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曹某。2008年3月3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2007年8月2日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3000元。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某1,绰号赵娃子。2008年11月4日因本案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某,又名刘勇。2008年3月29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2007年8月12日因殴打他人被治安拘留15日。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闫某,又名奴海。2008年4月4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民勤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某1,绰号猿巴猴。2008年6月15日因本案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1986年8月18日因犯流氓罪被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1999年12月27日假释。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某,绰号吴老鬼。2008年4月2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祝县看守所。

  1998年2月15日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500元,1999年2月6日刑满释放。2008年1月18日因吸食毒品被强制戒毒6个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 ,绰号猴子。2008年4月19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姜学濂,甘肃姜学濂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某1 ,绰号山药。2008年3月29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2007年6月27日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3年。2007年10月30日因介绍卖淫被治安拘留15天,罚款3000元。

  被告人严某,绰号秋瓜。2008年4月1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民勤县看守所。

  2007年2月16日因吸食毒品被凉州区公安局强制戒毒6个月。

  被告人赵某2,又名赵龙。2008年6月16日因本案被逮捕。现羁押于古浪县看守所。

  被告人王某1。2008年4月3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康热某 ,又名康飞 ,绰号飞飞 。2008年3月22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孙某 ,绰号龙龙。2008年3月3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赵某3 。2008年5月13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2008年6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李某1。2008年3月3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马某 。2008年5月12日因本案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2007年8月12日因殴打他人被治安拘留15天。

  被告人马某1。2008年12月20日因本案被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被告人胡某。2005年4月25日因犯聚众斗殴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在武威监狱服刑。2009年10月14日经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逮捕,现羁押于凉州区看守所。

  甘肃省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甘肃省武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某、陆某、赵某、严某、张某、王某、杨某、曹某、赵某2、赵某1、刘某、王某1、闫某、刘某1、吴某、陈某、杨某1、康热某、孙某、赵某3、李某1、马某、马某1、胡某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贩卖毒品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窝藏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于2010年9月16日作出(2009)武中刑初字第1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某、陆某,赵某、张某、王某、杨某、曹某、赵某1、刘某、闫某、刘某1、吴某,陈某、杨某1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被告人李某自1993年开始吸食毒品以来,逐渐结识了大量社会闲散人员。自1998年以来,被告人李某先后组织、发展了以其为首,以白奎(在逃)、吴某、赵某、严某、赵某1、陆某等人为骨干成员,王某、张某、赵某2、曹某、刘某、杨某、杨某1、王某1、李某1等共数十人参加的犯罪组织。为称霸一方,巩固、扩大势力范围,被告人李某租赁房屋供严某等组织成员居住,购买洋镐把、砍刀、钢管等作案工具和通讯工具武装自己,携带凶器出入公共场所,在武威市辖区内大肆实施聚众斗殴、绑架、抢劫、敲诈勒索、寻衅磁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在该犯罪组织的发展过程中,为更好的领导和控制该犯罪组织,被告人李某直接向被告人赵某、严某、陆某等人宣布,并通过赵某、严某等人向其他团伙成员宣布其所谓的“家法”,即:下级必须听上级的话,小弟必须听大哥的指示;有事要随叫随到;不能接“私活”,办事所得钱财要如数上交大哥,再由大哥往下分配;外出“办事”必须要卖力;不准脱离该组织乱认大哥等等,否则将会受到被打断胳膊、腿、“挂腰子”等“家法”惩罚。为了维持自身的存在和发展,保障该团伙组织的活动,李某、赵某、陆某等人通过绑架、抢劫、敲诈勒索、替人讨债要账、在一些娱乐场所收取保护费等违法犯罪活动或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为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提供资金支持。自2000年以来,该犯罪组织采用暴力、威胁手段实施聚众斗殴、绑架、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数十起,严重破坏了社会生活秩序,在当地造成了恶劣影响。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告人李某供述,其自1993年吸毒以来,通过替朋友或“弟兄”摆平事情,逐渐树立了老大的地位。1998年以后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其他成员为积极参加者和一般参加者的层级结构,并制定“家法”对其组织成员进行管理,租赁房屋供组织成员居住,购买洋镐把、砍刀等作案工具和通讯工具武装自己以及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聚敛钱财的情况。

  2、被告人陆某供述,李某系该组织的老大,该组织曾制定“家法”以及曹某、杨某被执行“家法”的情况。该组织通过在一些娱乐场所收取保护费、替人讨债要账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以及购买作案工具的犯罪事实。

  3、被告人赵某供述,其自2003年2、3月份参加了以李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团伙及该组织的层级结构、制定并宣布、执行“家法”以及通过收取保护费,敲诈勒索、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聚敛钱财的事实。

  4、其他各被告人均供述了各自参加黑社会组织的情况以及该组织的层级结构,制定并执行“家法”以及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聚敛钱财的犯罪事实。

  5、证人王建红证明,其在荣华公司家属院的一套楼房曾租给严某,听说严某领着社会上的弟兄们住,李某曾经在房子里开过赌场。

  6、租赁房屋供团伙成员居住的房屋照片。

  (二)绑架罪

  在被告人李某指使下,被告人赵某、曹某、张某、刘某1于2008年2月2日晚9时许,在凉州区南关皮毛市场门口将闫某绑架到永昌镇刘沛村八组邱兵山的院内,以勒索钱和毒品为目的,采用暴力殴打等手段威逼闫某通过电话让其妻子筹备现金10000元、毒品海洛因26克,后交给被告人王某。次日中午闫某被释放。所得赃款被被告人李某、赵某等人私分挥霍。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闫某陈述,其被赵某、曹某、张某、刘某1绑架到永昌镇的一个院子里后,遭到曹某、张某等人的殴打并索要毒品和现金,其先后多次给其妻子打电话将10000元现金和26克毒品海洛因交给他们后,李某才放了其。这件事上赵某表现最积极。

  2、证人赵有奴斯证明,听其女儿说,其丈夫闫奴海被绑架了并向其借钱赎人。

  3、被告人李某供述,其指使赵某等人将闫某绑架后向其索要现金和海洛因以及将赃款私分挥霍。

  4、被告人赵某供述,其受李某指使将闫某绑架到永昌镇的一个院子里后,又安排曹某、张某、刘某1殴打闫某并向闫某索要毒品及现金以及王某将赃款交给李某,由李某做主私分挥霍赃款的事实。

  5、被告人张某、曹某、刘某1供述,在赵某的指使下张某、曹某、刘某1殴打闫某并逼迫闫某给其妻子打电话准备现金及毒品以及事后分得赃款的事实。其中被告人曹某供述,王某在金武路口给赵某毒品时就知道绑架闫某的事。

  6、被告人王某供述,李某指使赵某、曹某、刘某1、张某将闫某绑架到永昌镇以及其两次在卫校门口从闫某的妻子处取得现金、毒品并交给赵某、李某,事后分得赃款及毒品的事实。

  7、被告人刘某、吴某供述,听人说,在李某的安排下,从闫某处抢了现金、毒品及分赃的事实。

  8、指认笔录、指认照片证实,被害人闫某被绑架的地点。

  (三)抢劫罪

  (1)在被告人李某指使下,被告人陆某、严某、赵某1伙同被告人张某、杨某、陈某、王某1,于2007年9月的一天下午6时许,在武威市凉州区皮毛市场门口将赵某2强行拉到永昌镇白云村八组24号陈学科家的家中,采用暴力殴打等手段,劫取赵某2身上所带现金1500元。当晚被告人陆某等人将赵某2带至武威市区祥泰宾馆,由陆某、张某、陈某等人押赵某2到凉州区羊下坝河滩挖出赵埋藏的毒品海洛因8克,后返回祥泰宾馆,陆某等人继续向赵某2勒索钱和毒品。次日早,被告人赵某受李某指使赶到祥泰宾馆,伙同被告人陆某等人威逼赵某2打电话让其老乡送来现金2000元和毒品海洛因4克,后将赵某2释放。所抢现金被被告人赵某等人私分,毒品被李某吸食。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赵某2陈述,陆某、杨某、陈某、张某和严某、赵某1将其强行拉入汽车后,陆某将其身上的1500元钱搜走并将其拉到永昌镇的一个院子里,陆某、杨某、陈某、张某、严某、赵某1对其进行殴打并再次索要现金。当天晚上,其被拉到城区祥泰宾馆,被逼无奈下,其两次共给陆某、赵某海洛因及现金2000元。

  2、证人康热某证实,其听赵某2说,他被李某领的人绑架了,他掏钱后,李某才放了他。

  3、被告人李某供述,其指使赵某、严某、陆某、赵某1、杨某将赵龙抓住后从他身上抢上些海洛因和现金以及陆某向其汇报已从赵某2处抢得12克海洛因,3000多元现金的事实。赵某是其第二天派到祥泰宾馆的,赵某将海洛因和现金交给其后,其才同意放了赵某2。

  4、被告人陆某供述,李某曾指使其与张某、杨某、赵某1将赵某2抓住后抢些海洛因和现金。一天,他们将赵某2拉到永昌镇一村民家中进行殴打后搜出1600元钱。后又将赵某2拉到武威祥泰宾馆,当晚,在赵某2的指引下,其与王某1、张某在羊下坝河滩里取了三块海洛因。第二天早上,赵某来到宾馆,张某把海洛因和到赵某2的朋友处取的2000元钱给了赵某,赵某就把赵某2放了以及赵某做主将现金私分、将海洛因交给李某。

  5、被告人赵某供述,一天中午李某让其到祥泰宾馆将毒品和现金拿上,因赵某2联系的现金还没有到手,其安排张某去取钱以及其做主将现金私分、将毒品交给李某的事实。

  6、被告人严某、张某、杨某、赵某1、王某1供述,其均殴打了赵某2并从赵某2处抢得了毒品和现金。

  7、被告人陈某对指控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8、被告人刘某证言证实,其曾替赵某2在武威市卫校经典网吧的厕所取过海洛因并交给了张某的事实。

  9、指认笔录、指认照片证实,被害人赵某2被抢劫的地点。

  (2)被告人陆某等人于2007年10月份的一天晚上,自带塑料桶到凉州区永昌镇刘沛村师某某开的榨油铺内盛装价值300元的菜籽油50斤,师某某索要油钱时,陆某等人持钢管、木棒将师打伤并抢走菜籽油。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师某某、孙某某陈述,2007年10月份的一天晚上,有两个人自带50斤的塑料桶装了300元钱的清油,其出去要钱时,他们就拿钢管、撅头殴打其。

  2、证人蔡某某证实,2007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其兄弟师某某的清油被三、四个人抢走了50多斤并被棍棒打伤。后来知道其中一个就是陆某。

  3、证人李某某证实,听陆某说,其抢了永昌榨油坊的一桶油并打了买油的人。

  4、证人牛某某证实,听师某某的女人说,有个脸黑黑的人带着几个人把师某某打了一顿,装了一桶油没给钱。

  5、证人陆某某证实,有四、五个小伙子抢了师某某的300元钱的油,并持钢管、木棒将师某某右臂打伤了。

  6、证人李元庆证言证实,2007年秋天其曾委托陆某买了50斤菜籽油,其给了300元钱。油是哪里买的其没问,油桶是陆某的。

  7、被害人师某某的伤情照片证实其所受伤情。

  8、凉州区物价局凉价认鉴字(2008)166号价格鉴证结论书,50斤菜子油作价300元。

  9、同案杨某供述,其听陆某说,陆某等人曾在永昌镇刘沛村师某某开的榨油铺内打了一桶清油没有掏钱并打了临洮人。

  10、被告人陆某对指控事实未供述。

  (四)故意伤害罪

  (1)2007年7月29日晚上,被告人杨某在天祝县哈溪镇与朋友吃饭喝酒时,因其女朋友曹某被陈某某等人侮辱,杨某遂给陆某打电话让其叫人报复,陆某遂纠集被告人赵某2、刘某、陈某、王某等人从凉州区乘坐出租车于7月30日凌晨3时许至天祝县哈溪镇,与被告人杨某等人持砍刀、木棒等工具将住宿在哈溪镇邮苑宾馆203房间的陈某某、李某某等人殴打致伤。经鉴定,陈某某的伤情属重伤,李某某的伤情属轻伤。

  另本案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李某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经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被告人陆某赔偿原告人经济损失4549元,被告人杨某赔偿原告人经济损失5000元,被告人陈某赔偿原告人经济损失5000元,被告人王某赔偿原告人经济损失1498元,以上赔偿款共计人民币16047元,其中赔偿原告人陈某某12000元,赔偿原告人李某某4047元。原告人陈某某、李某某接受被告人陆某、杨某、陈某、王某的赔偿意愿,并书面申请法院对被告人陆某、杨某、陈某、王某在量刑时从轻判处,同时提出撤诉申请,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依法准许。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陈某某陈述,因当天在喝酒过程中,其要和姓曹的姑娘玩,那姑娘不同意,其就骂了那个姑娘并踢了一脚。当晚,其和马某某、陈兴鹏、李某某、张某在邮电招待所住宿期间,被七、八个人殴打致伤。

  2、被害人李某某陈述事发的原因及被打的过程与被害人陈某某陈述一致。、

  3、被害人秦某某、马某某、张某、陈某某陈述被打的情况与被害人陈某某、李某某陈述一致。

  4、证人冯某某证明,哈溪邮苑宾馆住宿的四、五个小伙子被打。

  5、证人贾某、魏某、赵某2证明,在喝酒过程中,陈某某把杨某踏了一脚。当天晚上12点多,陈某某要把一个姑娘叫上到邮政招待所去睡觉,姑娘不同意,李某某把姑娘踏了一脚骂了一顿。是杨某叫的人打的陈某某。

  6、证人尹某某证明,其听曹某说姓陈的人把杨某踏了两脚,晚上姓陈的人一直逼着曹某喝酒。

  7、证人李某某证明,李某某等人手持砖头扑着打杨某等人被秦某某等人挡开。

  8、证人刘某1证明,凌晨1点多,有三、四个小伙子用陈某某的身份证登住宿及凌晨3点多被殴打。

  9、证人曹某证明,陈某某在喝酒过程中打了杨某,当晚又要求其陪他们睡觉,在撕拉过程中,陈某某摸了其前胸并殴打了其。杨某打电话叫来陆某、陈某、刘勇、王某、赵龙等人。

  10、现场勘查笔录、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方位。

  11、甘肃永泰司法医学鉴定所甘永司医鉴所(2007)临鉴字第228号、234号鉴定书证明,被害人陈某某、李某某所受伤情。

  12、被告人陆某供述,杨某给其打电话让其叫上人到哈溪打架,其叫上赵龙及赵龙领的四个小伙子及刘某、陈某、王某等人去了哈溪。在哈溪邮苑宾馆,其没有上楼,是赵龙领着人打的。

  13、被告人杨某供述,赵龙领的人把房门踏开,陈某扑上去用刀在那个人的胳膊上砍了一刀,其也持刀在他们几个身上乱砍,其他的人用木棒乱打。

  14、被告人陈某供述证实,其和赵某2等人用刀砍了被害人。

  15、被告人刘某供述,杨某和陈某用刀,我们用木棒打了被害人。

  16、被告人王某供述,其在楼下放哨。

  17、被告人赵某2供述,陆某让我们到哈溪镇替杨某报仇,杨某和陈某用砍刀,其他的人持棒子殴打被害人。

  18、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证明,该案民事部分调解后,原告人申请撤诉,本院依法准许。

  (2)被告人赵某于2007年11月20日下午5时许在凉州区西苑小区北口因买菜与赵某2发生口角后,将赵某2殴打致伤。经鉴定,赵某2的伤情属轻伤。

  另查明,本案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2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经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被告人赵某赔偿被害人赵某2经济损失5000元,被害人赵某2书面申请对被告人赵某在量刑时从轻判处。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赵某2、韩某某报案材料及陈述证明,2007年11月20日下午5时许,西苑小区的一个小伙子因买菜与其发生争执,这个小伙子即持拳猛击赵某2胸部,并用脚在胸、腹部、身上乱踏,小伙子还打了韩某某。

  2、证人张某某证明,韩某某的媳妇和一个小伙子为卖菜发生了争执,买菜的小伙子一手撕住韩某某的媳妇的头发,一手打了老婆子(赵某2)两个耳光,然后又在头上和胸部捣了几拳。  

  3、辨认笔录证明,经被害人赵某2辨认,确定赵某系殴打她的被告人。

  4、被害人赵某2住院病历、MRI CT影像检查报告单,甘肃永泰司法医学鉴定所司法鉴定书甘永司医鉴所[2007]临鉴第271号等证据证明,被害人赵某2所受伤情。

  5、被告人赵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起故意伤害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6、被告人曹某、李某1、张某证明,赵某与一个卖菜的老婆子争吵厮打。

  7、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证实,该案民事部分已调解的事实。

  (3)2006年5月20日晚,被告人王某在凉州市场“馨源”茶屋内与许某某等人喝酒时与许发生口角,王某遂叫来其同伙持刀将许致伤。经鉴定,许某某的伤情属轻伤。

  另查明,本案在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许某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经本院主持调解,被告人王某赔偿被害人许某某经济损失3500元,被害人许某某书面申请对被告人王某在量刑时从轻判处。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李某某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其和战友周某某、许某某、朋友王某在凉州市场“馨源量贩”喝酒过程中,因许某某和他们开玩笑发生争吵引起打架,王某及其同伙持砍刀将许某某致伤。

  2、证人周某某证言与证人李某某证实的一致。

  3、被害人许某某陈述与证人李某某证实的一致。另证实屁股上的伤是王某砍的。

  4、被害人许某某住院病历、甘肃军平司法医学鉴定所司法鉴定书[2008]临证字第3号证实,被害人许某某的伤情。

  5、被告人王某对公诉机关指控该起故意伤害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五)贩卖毒品罪

  被告人闫某于2008年4月3日从东乡县购买毒品海洛因到武威市贩卖时被凉州区公安局侦查员当场抓获并缴获毒品海洛因36克。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闫某对其携带海洛因并被公安人员当场查获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另证实,其多次给李某贩卖过毒品。

  2、被告人李某、赵某、严某均供述,被告人闫某曾多次向其贩卖毒品。

  3、被告人康飞(又名康热某)供述证实,闫某曾给李某送过毒品。

  4、被告人张某供述,赵龙、闫某、赵某、黑三他们都在贩毒。

  5、证人郭某证实,公安人员在其驾驶的甘H-08749号客车的三号和四号座位中间搜出了一包毒品海洛因。三号座位上坐的是从天祝上车的天祝县抓喜秀龙乡的干部,四号座位上坐的是从兰州上车的一个回民。听三号座位上的那位乡干部说那包毒品就是坐在四号座位上的回民放下的。

  6、证人赵某2证实的情况与证人郭某证实的一致。

  7、证人张某某证实,其旁边坐的那个小伙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三个用塑料包住的东西往我和他坐的位置中间的缝里塞,就是公安人员从座位缝里查扣的那个东西。

  8、提取笔录、照片证实,公安人员在兰州驶往武威的客车上(车号甘H08749)的3-4号座位中间查获粉末状海洛因一包。

  9、凉州区公安局检验报告证实,从闫某处查获的白色粉末状可疑物,净重36克,检出海洛因成分。

  (六)寻衅滋事罪

  (1)2000年10月份,被告人李某指使白奎(在逃)、吴某带领三十多人多次到凉州区东大街“雅港娱乐城”扰乱该娱乐城正常的经营秩序,致使该娱乐城无法正常营业。同年10月14日晚,李某又带领白奎、吴某等三十余人在“雅港娱乐城”闹事,砸损该娱乐城桌椅、音箱等设施,无故殴打顾客杨某某、杨某某、宋某某、李某某等人,将杨某某致伤。娱乐城老板杨某迫于无奈送给吴某6OO0元钱,让其别再带人捣乱。后经鉴定,杨某某的伤情为轻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杨某某(绰号杨武子)证实,2000年10月14日下午其和冯某、杨某某、宋某某、李某在“雅港”二楼喝酒时,突然从楼下冲上来十几个人与他们发生争吵、厮打,其被几十个人用椅子凳子酒瓶在头上身上乱打,左胳膊上被砍了一刀,冯某说“不要打了,他是杨武子。”李某说往死里打!其还听见杨某某、李俊、宋某某、李某某也被那些人乱打。后来听说,李某曾派人到“雅港”收取一个月2000元的保护费,而“雅港”的老板则找我们吃饭给迪厅长精神撑面子。

  2、证人杨某证实,其经营的雅港娱乐城在2000年10月份的时候,连续十几天每天晚上有一帮年青人,四、五个人坐一桌,每人要一杯白开水,占着几十张桌子一直坐到晚上11点多,且都是签单,不结账,严重影响了其生意。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其娱乐城的凳子、椅子、音箱被人砸了,杨武子及其一起来的人也被打伤了。听董某某说,来的人都是李某的手下白奎、吴某等人。场子被砸以后的一天晚上我给吴某包了6000元的红包。

  3、证人董某某证实的雅港娱乐城被砸及吴某带领30多人多次扰乱该娱乐城正常的经营秩序事实与证人杨军、杨某某一致。

  4、证人李某某、冯某、孙某某证实,2000年底李某领的人打砸雅港娱乐城及杨某某、李某某被打。

  5、杨某某住院病历、军平司法医学鉴定所(2008)临证字第4号鉴定书证实,被害人杨某某的伤情。

  6、被告人李某供述,其曾多次指使吴某领上人到雅港娱乐城骚场子,其中一天晚上与杨武、冯某、豆豆、宋某某发生纠纷,其指使白奎、吴某、李涛元、腾青龙等人打砸娱乐城设施并将杨武、冯某、豆豆、宋某某打伤。

  7、被告人吴某供述,李某指使其和白奎搔雅港的场子,其和白奎领着三十多人多次影响娱乐城的正常经营及在李某的指使下殴打杨武等人。雅港娱乐城被砸后,杨军给了白奎一个装钱的信封,白奎把信封给了李某。

  8、被告人赵某证实,其听李某说,2000年他和吴某、白奎等人将雅港迪厅设施全砸了,还把看场子的杨武打伤。

  (2)2006年1月29日晚11时许,被告人李某、赵某、吴某、严某与赵伟栋(在逃)等人在凉州区“凯士乐酒吧”包厢内喝酒时,将闯入包厢的被害人石某某进行殴打。期间,严某用单刃刺刀在石某某背部捅了两刀,将石致伤。经鉴定,石某某的伤情属轻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石某某陈述及报案材料证实,其在凯仕乐热舞会所一包箱内被他人用啤酒瓶等凶器打伤。

  2、证人楚某某证实被害人石某某被打的经过与被害人石某某陈述一致。

  3、武威市人民医院住院病历、长期治疗记录、CT检查报告单及甘肃永泰司法医学鉴定所司法鉴定书甘永司医鉴所[2006]临鉴第73号证实,被害人石某某的伤情。、

  4、被告人李某、赵某、严某、吴某对闯入包厢的被害人石某某用拳脚、啤酒瓶进行殴打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中,被告人严某证实,其持单刃刺刀在石某某背部捅了两刀。

  5、被告人张某、赵某2证实,其听说赵某、严某、吴某、李某在亚欧凯士乐热舞会所打过一个叫石头的人。

  (3)凉州市场“阿里巴巴烤羊肉店”老板马和木提.依力米丁因隔壁“新疆大胡子烤羊肉店”生意红火,遂欲将大胡子烤肉店老板阿某赶出武威。其先后出资7000元雇佣陆某,由陆某纠集杨某等人于2007年3月、4月6日、20日、26日先后4次到“新疆大胡子烤羊肉店”持砍刀、钢管破坏店内设施,殴打店内员工艾某及老板阿某的妻子帕某,致吾某轻伤。2007年4月27日,该夫妇慑于陆某等人的淫威,弃店逃离武威。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阿某及证人帕某陈述及报案材料与本院查明事实一致。

  2、被害人吾某陈述,2007年4月19日凌晨1点多,其和木合塔尔、吐尔红在凉州市场的烤肉摊上,突然冲过来七、八个小伙子,其中一个喊了一声砍,我们就跑开了,其跑到市场后大门口时摔倒在地,有两个小伙子拿着砍刀、钢管,在其肩上、头上、左手、胳膊及腿上乱砍。

  3、证人奥某某证实,其看到吾某某被打伤后,吾某某头上、背部、受伤脚上都在流血。

  4、证人杨某某证实,听大胡子烤肉店的老板依某说,阿里巴巴的生意不行,阿里巴巴的老板花8000元钱雇了一个叫黑蛋的一伙人要将其从武威撵走,并把其店里的人打了几次,同时大胡子烤肉店的老板依明和他的妻子及店里的人在沙井巷也被七、八个人打了一顿。不久大胡子的老板就离开了武威。

  5、证人赵某2与证人杨某某证实的一致。

  6、证人马某某证实,在其经营的阿里巴巴烤肉店内与一伙不认识的小伙子打架并报警。

  7、辨认笔录证实,经被害人阿某辨认,确认陆某就是殴打自己和店员的被告人。经被害人阿某辨认,确认杨某就是殴打自己和店员的被告人。

  8、吾某某住院病历、X线检查报告单、手术记录及军平司法医学鉴定所(2008)临证字第8号书证证实,被害人吾某某的伤情。

  9、被告人陆某供述,阿里巴巴烤肉店的老板花钱雇佣其将凉州市场大胡子烤肉店的老板赶出武威,其和杨某及不认识的几个人先后五次到凉州市场大胡子烤肉店打架闹事。

  10、被告人杨某供述与被告人陆某供述一致。

  11、被告人赵某供述,其听说,阿里巴巴的老板花钱雇佣陆某、杨某将大胡子烤羊肉的店砸了,还打伤了店内的几个人。

  (4)2007年7月份,被告人赵某2因其朋友在凉州区和平镇红宇招待所与“小姐”发生矛盾,赵某2得知后遂纠集康热某等十余人持砍刀到“红宇”招待所,将该招待所负责人李某无故殴打致伤。经鉴定,李某的伤情属轻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李某、证人任某某陈述证实的事实与查明事实一致。

  2、被害人李某住院病历、出院证及甘肃军平司法医学鉴定所司法鉴定书书证审查意见书军平司鉴所[2008]临证字第6号证实其所受伤情。

  3、被告人赵某2、康热某对指控事实供认不讳。

  (5)2007年12月24日晚11时许,被告人王某、赵某3在凉州市场后大门与被害人侯某某等人发生矛盾引起厮打,赵某3遂叫来与其一起在凉州市场茶屋喝酒的被告人曹某、张某、刘某、陈某等人,侯某某等人见状乘坐出租车逃离,被告人王某、曹某、张某、刘某、陈某、赵某3等人遂对与侯某某一起吃饭的胡某、李某某进行殴打,并将胡某、李某某强行拉上出租车,强迫胡、李二人寻找侯某某未果,又在万通小区附近对胡、李二人进行殴打。后在凉州市场后大门找到侯某某后,被告人王某、曹某、张某、刘某、陈某、赵某3又与闻讯赶来的被告人杨某1、孙某一起殴打侯某某,后将侯强行拉上出租车,带至南二环路后撕下车,用拳脚、石头、砖头、砍刀再次对侯某某进行殴打,将侯致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李某某、胡某陈述、报案材料证实,其朋友在凉州市场后大门与王某发生争执并厮打后,李某某、胡某被王某等人拉到万通小区寻找其朋友未果并被殴打及后来在凉州市场后门王某和陈某将侯某某撕拉到出租车上。

  2、证人侯某某证实,2007年底其子曾被人打伤过,头部砍了两刀,左胳膊砍了一刀,右大腿砍了一刀,是村上大夫缝的针。

  3、证人张某某证实,2007年年底其曾给侯某某的儿子缝治刀伤。

  4、被害人胡某伤情照片证实其所受伤情。

  5、证人沈某某证实,参与打架的有王某、刘勇、杨某1、曹某、陈某、赵某3及杨某1领来的三、四个小伙子。

  6、被告人王某、陈某、赵某3对指控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7、被告人刘某供述,陈某和曹某打了两个姑娘,在二环路,张某和杨某1等人把那个小伙子拉下车先是打嘴巴,后杨某1用石头砸那个小伙子,张某拿刀去砍那个小伙子时,其把刀抢过来用刀背在那个小伙子身上剁了一下。

  8、被告人杨某1供述,参与打架的有王某、刘某、曹某、赵某3、陈某、张某、孙某和其。

  9、被告人孙某供述,在二环路曹某曾抱起石头砸了那个小伙。

  10、被告人曹某、张某对被害人胡某、李某某、侯某某被殴打事实供认不讳,但均辩解两人没有实施具体的殴打行为。

  (6)2008年3月22日晚,被告人王某等人在凉州市场“大地飞歌”茶屋包厢内娱乐时,其朋友王金虎因上厕所与被害人王某的朋友郭某发生碰撞,王金虎将郭某拉至其与王某娱乐的包厢内殴打后,王某又纠集被告人刘某、杨某携带匕首到王某娱乐的包厢,对王某、郭某等人进行殴打,经鉴定王某的伤情属轻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王某、郭某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因郭某和别的包厢的人发生冲突,王某就带着两个人进了包厢,其中一个瘦的拿出一把匕首,将郭某扇了几个耳光,一个胖的持茶杯砸到王某的头上。

  2、辨认笔录、辨认照片证实,经被害人王某辨认,确认杨某系持茶杯砸其头的人。

  3、被害人王某伤情照片、凉州区中医院门诊病历、诊断证明、甘肃军平司法医学鉴定所司法鉴定书书证审查意见书军平司鉴所[2008]临证字第7号证实,被害人王某的伤情。

  4、被告人王某、刘某、杨某对指控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7)2008年3月26日晚,被告人陆某、杨某、刘某、赵某3等人在凉州区北关“维多士亚”酒吧喝酒后准备离开时,陆某指使杨某、刘某等人将在该酒吧上班的被害人李某带走。因李不从,被告人陆某、杨某、刘某、赵某3等人强行将李某拉出酒吧外,并对李某进行殴打。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李某陈述及报案材料证实,2008年3月26日晚,其在维多士亚茶楼的二楼大厅,有五、六个小伙子强行将其拉下楼并拳打脚踢,期间其手机、现金等物也被打掉在地。

  2、证人李某某证实,陆某和杨某在其酒吧喝完酒后打了一个小姐,并抢了其手机,后又归还了。

  3、李某伤情照片证实其被致伤的情况。

  4、被告人陆某供述,其安排刘某将维多士亚门口的李某撕拉下楼,以及在楼下杨某和刘某等人殴打李某,期间杨某拾上李某的手机,后又还给李某。

  5、被告人杨某、刘某、赵某3对撕拉、殴打被害人李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6、被告人王某供述,其听人说陆某在“维多士亚”歌舞厅把一个小姐打了一顿。

  (8)1999年12月8日晚7时许,武威市荣华公司销售部职工张玉军酒醉后与在荣华公司搞装潢的江苏人王吉飞因口角发生殴打,王吉飞姐夫张某某知道后带人对张玉军进行殴打。后被告人赵某1与王建平、吴江荣、胡某、施长明等人为泄愤持械在荣华铁塔北侧与江苏人张某某等人又发生冲突,施长明受伤。1999年12月9日凌晨2时许,得知此事的被告人李某纠集赵某1、胡某、王建平、吴江荣、张玉军、施长明,持自制仿“六四”式手枪、小口径步枪等凶器,驾车去荣华公司俱乐部找张某某未果,遂持枪将被害人张某某逼住并殴打后,驾车将张某某强行拉至沿河西路,将张某某拉下车,由张玉军、赵某1等人对张某某实施殴打后,将张留置在原地,李某等人开车离去。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张某某陈述,1999年12月9日凌晨2时许,有人冲进其房间,其中一人持手枪对着其头,其他人对其进行殴打并撕到一辆小车上拉到沿河西路再次进行殴打,后又将其留置在原地。

  2、证人张某某证实,被害人张某某被打之前,其和李某等人曾发生纠纷。

  3、证人李某某、张某某、张某某、徐某某证实,被害人张某某凌晨被几个人殴打并绑走。

  4、被告人李某供述,因张玉军被江苏人殴打,其纠集张玉军、王建平、吴建荣、赵某1、施长明等人将一个江苏小伙子殴打后撕上车,其开车将那个小伙子拉到沿河西路,张玉军等人又对江苏人进行了殴打。打架过程中其持一把仿“六四”枪吓唬过江苏人,还有一把小口径步枪,记不清谁拿着。几天以后,其和胡某、吴建荣、杨古拜等人在邮政宾馆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并扣押了身上带的仿“六四”手枪及放在杨古拜家的小口径步枪。

  5、被告人赵某1、胡某供述,张玉军被七、八个江苏人围住殴打后,张玉军和其、谢某、陈忠孝、王建平、吴江荣、胡某、刘武、施长明几个人又和江苏人打架及施长明被打伤参与殴打江苏小伙子的有其、李某、王建平、吴建荣、张玉军、施长明、胡某。当时李某拿一把手枪,王建平端一把长枪。

  6、同案人王建平、施长明、吴建荣、张玉军、刘武的供述与本院查明事实一致。

  7、证人刘某1、谢某、马某某证言与本院查明事实一致。

  8、证人邰某某、杨某某证实,被告人李某等人在邮政宾馆被抓获的情况。其中证人杨某某证实,王建平曾将一个用衣服包着的东西放在其家中。

  9、证人刘某1证实,其曾将杨某某家中藏匿的一支枪转藏到高坝镇马儿村10组其外母家中。

  10、《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实,在李某家中查获并扣押7.65毫米口径的手枪子弹两发、小口径子弹一发;从王建平处扣押电击手枪一支、自制猎枪一支;从刘某1处扣押小口径步枪一支;从李某身上扣押自制手枪一支。

  11、证人杨某某证实,其家中的两颗子弹是四五年前从其父亲家带来的;一枚小口径子弹是打猎时剩下的。

  12、凉州区治安管理大队出具的《收条》证实,该大队收到刑侦队交来的枪支和弹药,已上交武威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集中销毁。

  13、武威市公安局相关法律文书证实,公安机关对王建平、吴江荣、赵某1、施长明、胡某执行拘留后,又决定取保候审并因取保候审期满,决定对上述五人解除取保候审并释放。

  14、武威市公安局相关法律文书证实,公安机关对行为人刘某1、刘武给予了相应的治安处罚。

  (9)2006年9月份的一天晚上,被害人周某某与其女朋友刘某在凯士乐跳舞时,受到赵某2等人的骚扰,被害人周某某遂带其女朋友离开凯士乐到“金马”网吧上网,被告人赵某2尾随至“金马”网吧门口后,伙同他人持枪威胁将被害人周某某无故殴打致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周某某证实的情况与查明事实一致。同时证实,当时有人拿枪。

  2、证人王某某证实,赵某2领着十几个回子将周某某打伤。

  3、证人宝某证实,赵某2持枪威胁我们的过程中,其他人就持木棒、刀将周某某打伤了。

  4、被告人赵某2对其持枪威胁被害人并殴打被害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5、被告人张某证实,其看见赵某2用枪顶住王泉和宝泉进行威胁。

  6、证人刘某自述材料证实,被害人周某某被打的原因及被打伤的情况。

  (10)2008年2月22日凌晨1时许,被害人顾某某、顾某某等人在凉州市场鸿泰茶屋消费完结账后,因顾某某关门时用力过大,被告人杨某1、孙某遂伙同该茶屋大堂经理田某某及服务生等人对被害人顾某某、顾某某等人无故进行殴打,致顾某某受伤。经鉴定顾某某的伤情属轻微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顾某某陈述及报案材料证实,其和顾某某、顾某某、顾某某等人在凉州市场鸿泰茶屋消费完结账后,因顾某某出茶屋关门时用力过大,该茶屋老板即领着十几个小伙子冲出来将顾某某、顾某某殴打,后又将其强拉回茶屋,其中一个小伙子又将其和顾某某、顾某某殴打致伤。

  2、证人杨某某、顾某某、顾某某、顾某某、韩某某、曹某证言与证人顾某某证言一致。

  3、证人田某某证实,因一个小伙子关门时用力过大,茶屋老板邱少峰指使曹某、聂鹏飞、绰号叫于娃的小伙子及另外两个小伙子将被害人殴打。

  4、被告人孙某供述,其是杨某1打电话叫到茶屋的,说有几个客人在闹事。其看到田某某等人在打三个小伙子,其中一个小伙子被打倒在地后,其在那个小伙子屁股上踏了一脚,脸上打了一拳、小肚子上踢了一脚,又持冰块砸了那个小伙子。

  5、被告人杨某1供述,高鹏打电话叫其,说有几个客人在茶屋消费完后不结账,其就叫上孙某等人到凉州市场红泰茶屋,后高鹏就领着孙某等人殴打了那几个客人。

  6、被告人曹某供述,其看见杨某1领着孙某,还有几个小伙子在茶屋过道里打人。

  7、凉州区中医医院诊断证明、甘肃军平司法医学鉴定所军平鉴所(2008)法临鉴字第58号《司法鉴定书》及其他相关书证证实,被害人顾某某的伤情。

  8、凉州区公安局西大街派出所《民间纠纷调解书》证实,邱少峰、田某某、孙某和顾某某就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赔偿协议。

  (11)2007年8月12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刘某、马某在凉州区南关汽车站门口的饭摊上吃饭时,刘某强行要求同在此处吃饭的被害人张某某、董某某等人结账,因张某某不从,被告人马某遂打了董某某几个耳光。谭某某制止时,马某又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向谭某某、董某某捅刺,将董某某刺伤,被告人刘某持刀将张某某刺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张某某陈述及报案材料证实,因刘某强行要求其结账未果后,穿红衣服的小伙遂打了董某某几个耳光,谭某某制止时,穿红衣服的小伙又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向谭某某、董某某捅刺,并将董某某刺伤,期间刘某持刀将其刺伤。

  2、被害人董某某、证人谭某某陈述与证人张某某陈述一致。

  3、被告人马某、刘某对指控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4、武威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证实董某某、张某某的伤情。

  5、凉州区公安局相关法律文书证实,行为人马某、刘勇因持刀将张某某、董某某捅伤被治安处罚。

  6、凉州区公安局西大街派出所《扣押物品清单》证实,从马某处扣押折叠跳刀一把。

  (12)2007年7月17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张某、康热某、陈某在BOSS俱乐部门口强行将被害人王某拉上出租车带至凉州区万通小区门口后,将王某殴打致伤。经鉴定,王某的伤情属轻微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王某陈述及报案材料证实,在BOSS门口其被张某及二个不认识的小伙子抓到一辆出租车上,张某在车上打了其几拳,后拉到万通小区,三人将其撕下车后用拳脚和砖头、石头进行殴打。

  2、被告人康热某供述,经张某指认,其和陈某、张某将一个小伙子从BOSS门口拉到雷台公园附近进行殴打。

  3、被告人张某、陈某对其参与殴打被害人的事实供认不讳。

  4、武威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及其他医院证明、病历、发票及甘肃永泰司法医学鉴定所《司法鉴定书》证实被害人王某的伤情。

  5、凉州区公安局西大街派出所《民间纠纷调解书》证实,被害人王某和张某就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赔偿协议。

  (13)2008年3月27日晚,被告人王某、刘某、马某等人持械闯至凉州区和平镇枣园二组何某某商店,将何某某商店玻璃及店内部分设施、商品砸损,损失价值人民币885元。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何某某报案材料及陈述证实,2008年3月27日晚,院内突然闯进手持凶器铁管的七、八个小伙子砸起院内门窗玻璃,损坏洗衣机、柜台、暖瓶等设施。其中有一个叫刘某的人。

  2、被告人刘某、王某、马某对指控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3、被告人赵某3证实,其听王某、马某、刘某说,他们几个人将南二环路的一个商店的店主打了一顿。

  4、现场照片、凉州区价格认证中心凉价认鉴字[2008]233号价格认鉴结论书证实,现场毁坏情况和毁坏财物的价值。

  (七)敲诈勒索罪

  (1)2007年12月份,被告人李某指使赵某、陆某以替田某某要债被公安机关处罚为借口,敲诈田某某现金人民币8000元。后被告人陆某又单独向田某某索要现金人民币1000元。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田某某陈述,因其委托陆某向王某索要欠款被公安机关处罚后,赵某、陆某借“李哥”(李某)之名多次敲诈其现金8000元,陆某另外又从其处拿了1000元。

  2、被告人李某供述,因陆某等人替田某某要账被公安机关处罚,其指使赵某和陆某向田某某索要了8000元。

  3、被告人赵某、陆某对李某指使其向田某某敲诈8000元现金供认不讳,其中被告人陆某证实,其另外向田某某索要了1000元现金。

  (2)2008年3月份,被告人陆某与严某预谋后,伙同被告人王某、杨某等人以被害人蔡某的妻子诬陷了严某的女朋友是坐台小姐为借口,采用恐吓要挟的手段,敲诈蔡某现金2000元。赃款被陆某、严某等人私分挥霍。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蔡某陈述,陆某、严某以其妻子陆福珍说了严某的女朋友是坐台小姐为借口,敲诈其现金2000元。

  2、证人陆福珍证实,其从未说过严某的女朋友是坐台小姐的话。

  3、被告人严某供述,其和陆某曾预谋以蔡某的妻子说其女朋友是坐台小姐为由,敲诈蔡某2000元。

  4、被告人陆某、王某、杨某供述与被告人严某供述一致,另证实,陆某等人将敲诈的赃款私分挥霍。

  5、被告人刘某、马某供述证实,其在陆某等人的指使下拦挡了蔡某营运的车辆,事后分得了部分现金。

  (3)2007年10月,被告人陆某伙同被告人杨某多次对凉州区永昌镇开榨油铺的被害人师某某及其家人进行恐吓、威胁,向师某某索要人民币5000元。后师某某慑于陆某的淫威,被迫关闭榨油铺,逃离武威回到临洮。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害人师某某、孙某某陈述,其榨油坊被抢后的几天,陆某到其油坊索要5000元现金,否则就不让在这开油坊,此后陆某多次打电话威胁、恐吓,其被迫关闭榨油铺,回到临洮。期间,其曾委托牛某某通过李某某向陆某求情无果。

  2、证人蔡某某证实,其和师某某的哥哥曾在永昌开过榨油坊,因陆某多次砸毁其财物,被迫离开武威,后听师某某说,陆某又领着人多次向他们敲诈。

  3、证人李某某证实,陆某曾给其说想敲诈临洮人的钱。后在永昌镇文书牛某某的办公室听师某某的女人说,陆某向其敲诈5000元现金,其建议让报警及牛某某委托其向陆某求情并给其香烟及1000元现金的事实。

  4、证人牛某某证言与证人李某某陈述在牛某某办公室和孙某某对质的事实及给李某某送烟和现金的情况一致。

  5、证人陆某某证实,师某某被他人恐吓、威胁后离开武威。

  6、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师某某、孙某某分别辨认,确认陆某、杨某系敲诈其财物的被告人。

  7、经蔡某某辨认,确认陆某曾砸毁过其油坊的被告人。

  8、被告人陆某对其多次敲诈榨油坊老板师某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9、被告人杨某供述,陆某曾带其到永昌一榨油坊预收取5000元保护费。

  10、指认笔录及照片证实,敲诈榨油坊老板师某某的地点。

  (4)2007年11月的一天,陆某以有人用被害人董某某商店的座机打电话骂了其为借口,向董得海进行恐吓、威胁,敲诈董某某现金500元。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董某某陈述,陆某以其铺子里的电话骂了他为由,多次打电话或到铺子里向其敲诈,其通过李某某向陆某给了500元。

  2、证人李某某证言与被害人董某某陈述一致。

  3、被告人陆某对公诉机关指控事实供认不讳。

  (八)非法持有枪支罪

  2000年9月,丁某、郑某(原兰州李智、李捷涉黑案被告人,已判刑)将在兰州市作案使用的一支黑色自制仿“六四”式手枪交丁某某(已判刑)藏匿,后丁某某又将该枪交李某保管。被告人李某在得知公安机关正在调查此事后,于2001年1月13日将该枪支交公安机关。经兰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该枪对人体具有杀伤力。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李某供述,丁兆鑫曾将一支仿6.4手枪交给其藏匿,后其将该枪上交到武威地区公安局。

  2、证人丁某某证实,丁某和郑某将一支黑色仿6.4式自制手枪,一支白色的小口径手枪交给其,其将其中一支小口径手枪交给杨小明,将黑色仿6.4式手枪交给李某。

  3、证人郑某、丁某证实,其将一支仿6.4式黑色手枪交给丁兆鑫藏匿。

  4、证人常高博证实,其和丁某、郑某为逃避抓捕在武威躲避。

  5、证人杨某某证言、扣押物品清单证实,其替杨小明将其私藏的小口径手枪一支、子弹三发及弹匣一个交给公安机关扣押。

  6、武威地区公安处“情况说明”证实,李某交来自制手枪一支,子弹两发。

  7、兰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通知书兰公刑技(痕)字第(01051)号证实,从李某处提取的仿6.4式黑色手枪对人体具有杀伤力。

  8、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1)甘刑终字第261号、263号判决证实,丁某、郑某、丁某某被刑事处罚。

  (九)窝藏罪

  2003年7月份,李某等人因琐事多次和冯某、姚某某、朱某某等人发生矛盾并曾互殴。2003年7月16日晚,朱某某、姚某某、冯多久、邸某、乔某某、闰斌等人持械将李某、白奎、李涛元、胡某、马军年、张玉军、腾青龙、吴建荣等人堵在荣华公司一家属楼下的茶屋内,双方发生对峙。经李某与姚某某谈和后,姚某某带同伙返回,李某亦开车离开现场。双方在撤离过程中,白奎首先挑起事端持钢管、洋镐把等与冯多久等人发生械斗,冯多久被白奎用自制的方天画戟刺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李某得知情况后,开车将白奎等人送至武南一皮革厂,并出资安排白奎、李涛元、胡某、马军年、张玉军、腾青龙、吴建荣等人逃跑。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

  1、被告人李某供述,其和冯某、姚某某等人多次因琐事发生矛盾并曾互殴。2003年7月16日下午6时许,其和张玉军、白奎、胡某、李涛元、滕青龙、马贼、张小云等人在茶屋喝酒时,姚某某领着七、八个人将茶屋围住,经其和姚某某商量后,姚某某带人开始后撤,其就开车回家了。几分钟后,其从楼上听见楼下有人喊打的声音并从阳台看见,其手下的人和姚某某的人打在了一起。其下楼到现场时,架已打完。后其听说白奎将人戳死,遂出资安排白奎、李涛元、胡某、马军年、张玉军、腾青龙、吴建荣等人逃跑。

  2、被告人赵某、吴某、严某供述证实,听说白奎、张玉军、胡某、李涛元领的人把姚三手下的冯多久用方天画戟打死了。

  3、同案人滕青龙证实,李某与姚某某商量后,李某就开车走了。双方在回撤过程中,白奎欲与姚某某一伙的冯多久单挑,由此发生冲突,白奎持方天画戟将冯多久刺死。李某听说此事后让我们快跑,并打发一个小伙子给我们送来了1000元钱。

  4、被告人胡某、同案人张玉军供述均证实,李某出资让他们逃跑。

  5、证人姚某某证言证实,李某的人因琐事多次与姚某某、冯多久等人发生矛盾并互殴及冯多久被白奎刺死的事实。

  6、证人冯某证实,李某的手下白奎、吴某多次与其发生冲突。

  7、证人郭某某、乔某某、闫某、邸某、姚某某、朱某某证言及“报告材料”均证实,李某和姚某某在茶屋喧了一会,李某就开车走了,我们就往回走,快走到荣华什字的时候,白奎领着十几、二十个人追上来了,就把我们的人打下了。

  8、证人冯某某证实,其子冯多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事实。

  9、被告人刘某1证实,马建刚及冯某等人多次与李某发生矛盾并互殴。

  10、刑事判决书证实,除白奎在逃外,其他同案人均因参与聚众斗殴致死冯多久案被刑事处罚的事实。

  (十)非法拘禁罪

  田某某为索要王某欠其四万元的欠款于2007年11月份找被告人陆某帮忙,答应事成之后给两万元好处费。陆某向被告人李某汇报并接受安排后,于同年12月3日晚,伙同被告人严某、王某1、马某1携带东洋刀、橡皮棒、钢管、仿真手枪等凶器租车到山丹县西部宾馆强行将王某带至凉州区再就业市场“云恬居”茶屋内向王某索债,非法限制王某人身自由18小时,期间多次对王某进行殴打。

  原判认定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王某陈述,因其欠田某某的现金未还,其被一伙人拉到武威一茶屋限制人身自由18小时,期间多次被殴打。

  2、证人田某某证实,其叫上陆某等人将王某强行拉到武威一茶屋索债,大约限制王某人身自由约17个小时。

  3、证人李某某、韩某某证实,严某、王某1、马某1和一个女人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带到茶屋后,茶屋的门始终是锁的。

  4、被告人李某供述,赵某、陆某说,替田某某向张掖人要账后,田某某愿给2万元办事费,其同意并安排他们去张掖要账,若要不上就把人带到武威关起来再要。后来听赵某说,陆某等人因将欠钱的男人拉到武威要钱,被凉州区刑警大队抓了。

  5、被告人陆某供述,其曾向李某汇报过此事及将王某强行从张掖拉到武威一茶屋后限制人身自由,期间还殴打了王某。

  6、被告人严某、王某1、马某1供述,他们将王某限制人身自由18个小时,并殴打了王某的事实。

  7、被告人赵某证实,陆某到张掖前给李某汇报并得到李某的同意后才去的张掖。

  8、被告人张某供述,听人说,因陆某、严某等人到山丹要账的事被公安机关抓了的事实。

  9、扣押物证、书证清单证实,王某的借条复印件;仿真手枪一支及黑色带鞘东洋刀、橡皮警棍、钢管各一根。

  10、公安机会相关法律文书证实,田某某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后又被取保候审及因犯罪情节轻微,不追究刑事责任而解除对其取保候审。

  (十一)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2006年11月份,被告人杨某1纠集被告人张某、陈某等人携带洋镐把、砍刀等工具将被害人王某某约至凉州区十八中门口准备殴打,因王某某逃跑而未得逞。被告人杨某1、陈某等人将王某某停放在凉州区一中巷口西侧的—辆红色夏利小轿车砸坏,造成经济损失2500元。

  原判认定的证据有:

  1、被害人王某某陈述的事实与查明事实一致。

  2、被告人杨某1、陈某供述,杨某1纠集张某、陈某等人携带洋镐把、砍刀等凶器欲在凉州区十八中门口和被害人王某某打架,因王某某逃脱未果,后陈某发现王某某的红色夏利车,杨某1和陈某将该车砸毁。

  3、被告人张某供述证实与王某某打架及陈某砸车的事实。

  4、凉州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证结论书凉价认鉴字[2008]165号证实,被砸毁汽车损失为人民币2500元。

  本案的综合证据:

  1、扣押笔录、照片证实,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了各被告人的通讯工具、管制刀具、银行卡等物。

  2、被告人的户籍证明,证实了各被告人的基本情况。其中被告人陈某、康热某、孙某、赵某3、马某犯罪时系未成年人。

  3、凉州区公安局、凉州区人民法院相关法律文书分别证实部分被告人的前科劣迹及所受的刑事处罚等情节与查明事实一致。

  4、凉州区公安局“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严某协助公安机关辨认并抓获闫某;被告人王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杨某;被告人陈某系投案自首并主动交代公安机关未掌握其他犯罪事实。

  5、证人陈某、石某某证言及被告人陈某供述证实,其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6、证人丁某某证言证实,赵某1从国外打电话表示愿投案自首。

  7、被告人赵某1供述,其回国是投案自首来的。

  8、凉州区人民检察院、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及其看守所情况说明证实,本案在侦查、起诉阶段无刑讯逼供、诱供、骗供的情况存在。

  综上所述,被告人李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窝藏罪。被告人李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属组织者、领导者,应按照其组织、领导所犯罪行处罚。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陆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陆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属积极参加者;在其实施的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其中敲诈勒索师某某犯罪系未遂,可比照既遂从轻判处;在故意伤害陈某某、李某某犯罪中,鉴于被害人有一定过错,且其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可对其酌情从轻判处。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赵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赵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属积极参加者;在其实施的绑架、敲诈勒索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在其实施的抢劫、寻衅滋事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其中故意伤害赵某2犯罪中,其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可对其酌情从轻判处。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严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严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属积极参加者;在其实施的寻衅滋事、敲诈勒索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在其实施的抢劫、非法拘禁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其到案后能提供重要犯罪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其他犯罪成员,有立功表现。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张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张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绑架、抢劫及其中一起寻衅滋事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但其在另一起寻衅滋事犯罪中系主犯。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王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王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绑架、故意伤害、敲诈勒索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在其实施的三起寻衅滋事的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其中故意伤害陈某某、李某某及许某某犯罪中,其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可对其酌情从轻判处;其到案后能提供重要犯罪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其他犯罪成员,有立功表现。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杨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杨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抢劫、敲诈勒索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在敲诈勒索犯罪中有一起系未遂;在三起寻衅滋事犯罪中,其中两起系主犯,一起系从犯;其中故意伤害陈某某、李某某犯罪中,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可对其酌情从轻判处。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曹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曹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绑架、寻衅滋事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其被判处缓刑执行期间又犯新罪,应撤销缓刑。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赵某2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赵某2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他人的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赵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赵某1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抢劫他人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其虽有投案自首的行为,但其对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抢劫罪不如实供述,其自首不能成立,因其如实供述了寻衅滋事犯罪行为,可认定此起犯罪系自首。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刘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刘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他人的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王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王某1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在其实施的抢劫、非法拘禁他人的共同犯罪中均系从犯。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闫某犯贩卖毒品罪,应依法判处。

  被告人刘某1犯绑架罪,系从犯,应依法判处。   

  被告人吴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吴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属积极参加者。在其实施的二起寻衅滋事犯罪中,其中一起系主犯,一起系从犯;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陈某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其在抢劫犯罪中系从犯;其在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犯罪中均系主犯;其中故意伤害陈某某、李某某犯罪中,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可对其酌情从轻判处;其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案发后投案自首,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杨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杨某1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其在二起寻衅滋事犯罪中,其中一起系主犯,一起系从犯;其在故意毁坏财物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其犯罪时系未成年人;但其在被判处缓刑执行期间又犯新罪,应撤销缓刑。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康热某犯寻衅滋事罪,且均系主犯。其犯罪时系未成年人;此前,其因故意伤害犯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其所犯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孙某犯寻衅滋事罪,其中一起系主犯,一起系从犯。其在实施鸿泰茶屋寻衅滋事一案时,系未成年人。

  被告人赵某3犯寻衅滋事罪,其中一起系主犯,一起系从犯。其犯罪时系未成年人。

  被告人李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李某1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系一般参加者。

  被告人马某犯寻衅滋事罪,均系主犯。其犯罪时系未成年人。

  被告人马某1犯非法拘禁罪,系从犯,应依法判处。

  被告人胡某犯寻衅滋事罪,系从犯。其在服刑期间被发现寻衅滋事犯罪系漏罪,应数罪并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九条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一、二款、第三百四十七条一、三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一百二十八条一款、第三百一十条、第二百三十八条一、三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十七条一、三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一款、第二十六条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七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三十六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5月19日起至2028年5月18日止)

  二、被告人陆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二十六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29日起至2028年3月28日止)

  三、被告人赵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二十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4月2日起至2028年4月1日止)

  四、被告人严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四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4月1日起至2021年3月31日止)

  五、被告人张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八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29日起至2025年9月28日止)

  六、被告人王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四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30日起至2021年3月29日止)

  七、被告人杨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七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30日起至2024年9月29日止)

  八、被告人曹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撤销武威市凉州区人民法院(2007)凉刑初字第222号刑事判决以盗窃罪判处被告人曹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的缓刑部分。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年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30日起至2018年3月29日止)

  九、被告人赵某2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6月16日起至2020年12月15日止)

  十、被告人赵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八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11月4日起至2015年10月3日止)

  十一、被告人刘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29日起至2020年3月13日止)

  十二、被告人王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六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4月3日起至2013年4月2日止)

  十三、被告人闫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4月4日起至2020年4月3日止)

  十四、被告人刘某1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6月15日起至2015年6月14日止)

  十五、被告人吴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七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六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4月2日起至2014年10月1日止)

  十六、被告人陈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七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4月19日起至2013年10月18日止)

  十七、被告人杨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撤销武威市凉州区人民法院(2007)凉刑初字第175号刑事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杨某1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宣告缓刑三年的缓刑部分。(未服刑期二年二个月十五天。)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八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29日起至2015年3月28日止)

  十八、被告人康热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此前,其因犯故意伤害犯罪被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十九、被告人孙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30日起至2010年9月29日止)

  二十、被告人赵某3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五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5月13日起至2010年10月12日止)

  二十一、被告人李某1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3月30日起至2010年9月29日止)

  二十二、被告人马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五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5月12日起至2010年9月26日止)

  二十三、被告人马某1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8年12月20日起至2010年9月19日止)

  二十四、被告人胡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其因聚众斗殴罪被凉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九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扣除2007年6月被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减刑一年,实际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4年8月14日起至2012年1月13日止)

  二十五、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的通讯工具、管制刀具等违禁品依法予以没收。

  李某上诉提出:1、一审认定上诉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构成此罪。2、一审认定上诉人犯绑架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的证据不足;认定犯非法拘禁罪不当;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因情节显著轻微,不应认定为犯罪;犯寻衅滋事罪的一起不能成立。3、一审法院对上诉人数罪并罚量刑过重。

  其二审辩护人认为:1、原判关于李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判决不能成立。原判混淆了“黑”与“恶”的界限。本案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主要特征,本案先定性,再收集证据的做法违背刑事诉讼规律,本案存在刑讯逼供的可能性且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2、被告人李某的行为不构成绑架罪及抢劫罪。

  陆某上诉提出:1、请求撤销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武中刑初字第19号刑事判决,对我酌情改判。2、公安机关非法收集证据并对我刑讯逼供。部分犯罪事实不清,量刑畸重。

  其二审辩护人认为:1、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陆某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一审法院认定的第三起犯罪不构成抢劫罪,依法构成非法拘禁罪;第四起犯罪构成抢劫罪的证据不足;第一起故意伤害犯罪成立,但量刑过重;第七起寻衅滋事,第一起、第四起敲诈勒索,依法不能成立;陆某构成非法拘禁罪,但量刑过重。

  赵某上诉提出:1、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我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我认为定性不准,认定存在事实不清。2、公安机关对我刑讯逼供。

  其二审辩护人提出:1、一审判决关于本案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认定不准确,赵某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不应认定赵某犯有绑架罪,而应以非法拘禁罪定罪量刑。2、一审认定赵某构成故意伤害罪成立,但量刑畸重;认定赵某构成寻衅滋事罪定性错误,应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张某上诉提出:1、原审判决上诉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无法接受。2、原审判决上诉人犯绑架罪、抢劫罪量刑过重。3、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存在刑讯逼供。

  王某上诉提出:1、上诉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罪.2、原审判决对我量刑畸重。

  杨某上诉提出:1、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及抢劫罪不当;故意伤害罪,量刑过重。

  曹某上诉提出:1、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及绑架罪不当;寻衅滋事罪对我量刑过重。

  赵某1上诉提出:1、一审判决上诉人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不能成立;抢劫罪量刑偏重。2、一审判决没有认定上诉人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及绑架罪自首不当。

  刘某上诉提出: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不当;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量刑过重;寻衅滋事罪量刑过重。

  闫某上诉提出:请求上级法院依法改判上诉人非法持有毒品罪。

  刘某1上诉提出:绑架罪定性不准,事实不清,量刑过重。

  吴某上诉提出:定我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不准;寻衅滋事罪量刑过重。

  陈某上诉提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量刑过重,适用法律欠妥。

  其二审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陈某犯四罪基本事实清楚,但一审认定被告人系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毁坏公私财物罪主犯欠妥,应认定为从犯;原判对被告人陈某量刑过重。

  杨某1上诉提出:对我处实刑不当,量刑过重;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各被告人所犯罪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所列证据已在一审开庭审理时当庭宣读、出示并质证。对一审开庭审理时出示的证据,经本院审查属实,予以确认。

  对各被告人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李某自1998年以来陆续组织了以自己为组织者,被告人陆某、赵某、严某、吴某、赵某1等为主要骨干成员,层级明确的犯罪集团。并制定了“家法”约束集团成员的行为,以对集团成员执行“家法”的形式进一步控制集团成员,其集团内部有严密的组织纪律,组织结构较为稳定。该集团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对集团内部成员、部分娱乐场所以及为庇护自身利益实施了绑架、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数十起,扰乱了一定区域或行业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组织、领导者李某指使集团成员非法敛财75800元。被告人李某还通过开设赌场、替人要账敛财。李某团伙利用攫取的非法所得,购买作案工具、并给团伙成员提供食、宿,给在逃的团伙成员及其家属提供生活费,并为被抓的团伙成员交保释金。以李某为首的违法犯罪团伙,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在当地形成了自己的势力范围,称霸一方,在一定行业内从事生产、经营的群众形成心理强制、威慑,致使合法利益受损的群众不敢举报、控告。插手民间纠纷,收取保护费、寻衅滋事,严重干扰了他人的正常生产、经营、生活,并在该地造成了重大影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之规定。被告人李某确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陆某、赵某、张某、王某、杨某、曹某、赵某1、刘某、吴某、杨某1依法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李某犯绑架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陆某犯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赵某犯绑架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张某犯寻衅滋事罪;王某犯绑架罪;杨某犯抢劫罪;曹某犯绑架罪;赵某1犯寻衅滋事罪;刘某犯故意伤害罪;以上各被告人对所犯罪行不仅自己曾有多次供述,而且同案犯亦有供述,并有多名证人证言以及伤情鉴定在案佐证,事实清楚,应予认定。李某非法持有枪支,依据法律规定,应以犯罪论处。闫某携带毒品海洛因36克被公安人员当场查获,被告人李某、赵某、严某亦证实,被告人闫某多次向他们贩卖毒品,闫某的行为依法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赵某1投案后,不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绑架罪的主要犯罪事实,根据法律规定不能以自首论。根据被告人陈某在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损坏公私财物罪中所起的作用,原审认定主犯适当。原审法院根据各被告人所犯罪行的性质,所起作用以及造成的危害后果,对各被告人量刑适当。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于2011年4月6日出具证明证实,在侦办“李某涉嫌领导、组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中,对所有涉案嫌疑人员无刑讯逼供、诱供行为。综上,各被告人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量刑及适用法律均正确,审判程序合法。经本院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一)项,第一百九十七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郭永兴
审 判 员 顾新龙
代理审判员 唐庆华

二O一一年五月九日

书 记 员 付 洲


 

上一篇:袁某涉黑、聚众斗殴、非法储存枪支、寻衅滋事、盗窃案 下一篇:本案是聚众斗殴罪还是寻衅滋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