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某某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抢劫、聚众斗殴案

  发布时间:2014-5-22 8:07:37 点击数:
导读:唐某某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抢劫、聚众斗殴案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3)江中法刑一初字第20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某某(自报身份)。因本案于2011年12月9日被取保…

唐某某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抢劫、聚众斗殴案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3)江中法刑一初字第20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某某(自报身份)。因本案于2011年12月9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11月2日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
  被告人闻某某。因本案于2011年9月29日被取保候审,2013年3月19日被逮捕。现押于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
  辩护人施养杭、黄郁坤,均系广东永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以江检公二诉[2013]1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被告人闻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于2013年3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林文礼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及闻某某的辩护人施养杭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九十年代初,区某某(已判刑)逐渐纠集刘某某、钟某1、钟某2(均已判刑)等一帮新会县(现新会区)男青年结成犯罪团伙进行打架斗殴,并通过赌博、帮人追债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牟利并供养其团伙成员。从1995年开始,区某某犯罪团伙已形成了以区某某为首,刘某某管理财务、集团成员的工资发放和本地籍的手下,被告人唐某某管理外省男青年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至2005年,积极参加该组织的骨干成员有被告人唐某某以及聂某某、谢某某、梁某1、梁某2、林某1(均已判刑)等人,其他参加人员有被告人闻某某以及方某某、梁某3、黄某1、梁某4、张某某、李某1(均已判刑)等人。该组织在江门市新会区会城地区实施了抢劫、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还通过开设赌场、贩卖毒品、组织卖淫、欺行霸市、收取“保护费”等方式,非法获取经济利益,在当地称霸一方,为非作恶,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的具体作用和主要违法犯罪活动概述如下:
  被告人唐某某在该组织于1995年形成时就是区某某的左右手,负责管理区某某供养的数十名外省人,由这些人出面追债或打架斗殴;后期被告人唐某某在中山市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而没再追随区某某。被告人闻某某名义上是某某市场或某某酒店的保安,实质上是协助区某某对外省手下人员进行管理。
  二、抢劫罪
  1995年6月,被害人黄某某与其朋友容某某等人前往澳门赌博,容某某经黄某某介绍,在澳门某某赌场向一名叫“阿乐”的男子借了港币20万元。回到江门市新会区后因容某某无法还债,“阿乐”通过区某某帮忙追债。区某某便将此债务强加于黄某某并屡次要求其还钱,均被黄某某拒绝。1996年3月,在区某某的授意下,被告人唐某某和刘某某带人在新会区会城某某警务区附近将黄某某以及与其一起的陈某1强行拖上车,将二人挟持到新会区会城某某大厦的一间房间,抢走黄某某的金项链,并对陈某1进行殴打以恐吓黄某某,要求其偿还债务。后区某某通过电话指示被告人唐某某等人逼迫黄某某以黄价值人民币312400元的本田小汽车抵债,并派人取走车后才将黄某某释放。区某某等人将小汽车变卖,所得款项归其使用。
  三、聚众斗殴罪
  2000年8月31日凌晨,被告人闻某某得知一名绰号叫“高佬华”的男子要叫人殴打其,于是集结大量手下,携带刀具、铁棍等器械聚集在江门市新会区会城东侯路一大排档,并向“高佬华”约定斗殴。被告人闻某某电话报告区某某聚众斗殴的情况后,区某某和王某某(已判刑)前往现场。后被告人闻某某发现公安人员后立即逃跑。公安人员当场缴获大量刀具、水喉管等,并从王某某身上搜获匕首枪一支。
  为证实指控的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价格鉴定意见,被害人黄某某的陈述,证人陈某2、容某某、茹某某、谭某某、罗某某、彭某某、王某某的证言,同案人区某某、谢某某、刘某某、代某某、聂某某、梁某3、王某某的供述,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的供述及相关书证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无视国家法律,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唐某某抢劫他人财物,数额巨大;被告人闻某某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已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第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百九十二条第(四)项之规定,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追究被告人唐某某的刑事责任;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追究被告人闻某某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聚众斗殴罪中,被告人闻某某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建议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被告人唐某某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以抢劫罪判处其三年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均判处被告人闻某某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均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
  被告人闻某某的辩护人辩称:1.被告人闻某某是在“清网”行动中自动投案,有自首情节;2.闻某某参与犯罪的情节较轻;3.闻某某归案后认罪态度好,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有以下犯罪行为:
  (一)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九十年代初,区某某(已判刑)逐渐纠集刘某某、钟某1、钟某2(均已判刑)等一帮新会县(现江门市新会区)男青年结成犯罪团伙进行打架斗殴,并通过赌博、帮人追债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牟利并供养其团伙成员。从1995年开始,区某某犯罪集团已形成了以区某某为首,刘某某管理财务、集团成员的工资发放和本地籍的手下,被告人唐某某管理外省籍男青年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从1995年形成至2005年12月26日被捣毁期间始终保持以区某某为首,在该组织发展过程中积极参加该组织的骨干成员有被告人唐某某以及聂某某、谢某某、梁某2、林某1(均已判刑)等人,其他参加人员有被告人闻某某以及方某某、梁某3、黄某1、梁某4、张某某、李某1(均已判刑)等人。该组织在江门市新会区某某地区实施了抢劫、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还通过开设赌场、贩卖毒品、组织卖淫、欺行霸市、收取“保护费”等方式,非法获取经济利益,在当地称霸一方,为非作恶,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其中,被告人唐某某在该组织于1995年形成时就是区某某的左右手,负责管理区某某供养的数十名外省籍男青年,由这些男青年出面追债或打架斗殴;后期被告人唐某某在中山市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而没再追随区某某。被告人闻某某名义上是江门市新会区某某市场或某某酒店的保安,实质上是协助区某某对外省籍的手下人员进行管理。
  2011年12月9日、9月27日,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分别自动到江门市新会区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
  1.同案人区某某的供述证实,90年代初,刘某某等会城镇人就是其手下,帮助其管理几百万钱财;外省人中的唐某某在1993年成为其手下,其当时通过唐某某召集外省人做事,有时给钱他们用,外省人中还有代某某也是其手下。唐某某被抓后,外省人中的闻某某成为其手下,其安排闻某某在某某酒店做保安,并通过闻某某召集外省人做事。其曾指使手下聂某某、刘某某、林某2、林某1、王某某、方某某、梁某3、梁某2、李某1等人进行故意伤害、抢劫、非法持有枪支、聚众斗殴、寻衅滋事、赌博、组织卖淫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通过这些活动让其及其手下均获得经济利益,其有时也直接给钱手下用,后期其主要将手下安排为经理、司机、保安及其他工作人员等职务在其经营的某某市场、某某酒店、赌场等地方工作获取报酬。
  2.同案人谢某某的供述证实,唐某某很早开始跟区某某做事,后他于1997年左右介绍闻某某过来一起跟区某某做事,他们都在某某公司做过保安,某某市场开张时唐某某回了湖南,闻某某在某某市场做保案,某某酒店开张后则在该酒店做保安,闻某某和区某某一起做事的时间长些。跟区某某时间较长的就是唐某某和闻某某。闻某某他们在区某某的公司工作,上班有工资发,闻某某在某某市场、某某酒店都领工资。
  3.同案人刘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1995年区某某认识梁某4后才叫唐某某招收一批外省人员,唐某某手下还有代某某、“北仔波”、“大猫”等人,这些人的下面还带有一帮人,当时全部外省人都归唐某某管,外省人主要负责打架,收债和看场。其负责管理的本地人如李某1、林某3、方某某等人负责帮区某某开赌局时望风。区某某也给钱让本地人自己开赌局放高利贷,其负责记数和管账,方某某、陈素华主要负责开车,平均一个月左右区某某会叫其发300至500元钱给这帮本地人,外省人都由唐某某直接在区某某处拿钱去分发,外省人的住房由唐某某去租,后每月在区某某处拿钱支付。当时跟随区某某的人都知道,其和唐某某是区某某的左右手。当时区某某的手下有50多人。1995年初,在区某某认识梁某4之前,区某某主要靠开赌场、收债赚钱,认识梁某4后,梁平时给钱区某某用,区某某自己也继续开赌场、收债,靠这些钱来维持区手下平时的费用。其能辨认出唐某某,指认闻某某就是“北仔波”。
  4.同案人代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于1995年通过唐某某介绍后成为区某某的手下,由唐某某管其。当时是刘某某帮区某某管理财务,包括区某某赌博、放高利贷的钱、手下的生活费等;唐某某帮区某某管外省籍手下,区某某一般通过唐某某召集外省人去收钱、打架等。区某某供养其等人就是为了去收债、打架,收钱时,当对方知道人是区某某叫去的就怕了,会自动给钱。当时唐某某的手下有其、“湖北波”、“湖南静”、“彭丰年”4人,其4人每人又带10多名外省籍青年,实际上区某某的手下有60人左右。其辨认出唐某某,指认闻某某就是“湖北波”。
  5.同案人聂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和林某2、梁某3、王某某、李文雅、林某1、刘某某、唐某某、“北仔波”、方某某等人都是区某某的手下,由区某某指挥。其辨认出唐某某,指认闻某某就是“北仔波”。
  6.同案人梁某3的供述证实,其当保安时受区某某、林某2、林某1、聂某某等人的领导。“北仔波”是区某某的手下,他手下还有一帮人。唐某某、代某某等人也是跟随区某某的。区某某一般叫外省人去追债。
  7.同案人王某某的供述证实,平时跟随区某某的有聂某某、唐某某、林某2等人。
  8.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证实,其于1994年跟随区某某,区某某知道其曾在武警部队服役,其退役后跟随区时,还没有很多人跟区混,故区去哪里都叫上其,真正有说话权的人是刘某某,刘负责管理区某某经济方面的工作,而其的角色就像是一个保镖和中间人。区某某有什么事情要做,就会对刘某某说,刘再将区某某的要求对其说,其就安排下面的人去做。在1997年之前,开始时梁某4是其等人的老板,但梁某4有什么事就叫区某某去做,若是区某某需要外省人去做事,就会叫其去通知那些外省人,并交代老板的意思。因为当时代某某、闻某某等人比较听其的话。其跟随区某某做事前,区某某身边已经有一班本地人跟随他做事,之后区某某开始以招保安的名义招收了一班外省籍男青年,包括其中的代某某、闻某某等人,区某某要其管理其手下的外省籍男青年。代某某曾在会城嘉乐宫的卡拉OK里面“看场”,并收取嘉乐宫的“保护费”,但其没有参与。其于2011年12月9日到江门市新会区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9.被告人闻某某的供述证实,其于1997年认识区某某后就跟随区某某做事,后其也认识了会城某某酒吧的老板林某4,其曾联系林,后由区某某安排其到某某酒吧“看场”,当时区某某与林某4谈好,由其带几个河北老乡到某某酒吧“看场”,如果有人在酒吧里面闹事,就由其等人出面处理,林每月支付3000元人民币给其等人当报酬。后其就带二名老乡在某某酒吧“看场”至2000年。“看场”就是负责酒吧的安全保卫工作,不让人在酒吧里面闹事,否则就由其出面解决,酒吧支付一定报酬给区某某,当作保护费。因酒吧经常有人闹事、打架,而区某某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威慑力和影响力,一般的“混混”都会给面子,故酒吧没有意见。当时区还安排刘某某、代某某共同负责“看场”。其跟随区做事时,区某某在新会已经有一定的势力了。在跟随区某某的人当中有新会的本地人和一帮外省籍男青年,区某某比较相信跟随其做事的本地人刘某某,由刘某某管理区某某经济方面的工作。此外,那帮跟随区某某做事的外省籍男青年由唐某某管理,其和手下的那些湖北老乡受唐某某的管理。唐某某于1997年被中山市人民法院判刑后,区某某就叫其管理其手下的那些外省籍男青年。其没钱,也没有权利发工资给那些外省籍男青年,由刘某某负责。虽名义上是其管理,但其也管不了那些外省籍男青年,其实际上做的就是上传下达的事情。区某某或是他的本地手下需要外省籍男青年做事,就会叫其帮忙找人,其就通知那些男青年,有时区某某直接差遣那些外省籍男青年帮他做事。其于2004年应聘到某某酒店当保安员。2005年年底公安机关以某某酒店涉嫌组织、容留女卖淫者被查封,其当时请假回了湖北老家,因害怕躲了起来。2012年看到“清网”通告,于是到江门市新会区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二)抢劫罪
  1995年6月,被害人黄某某与其朋友容某某等人前往澳门葡京赌场赌博,容某某输钱后要求黄某某帮忙借钱再赌,经黄某某介绍,容某某在澳门某某赌场先后向一名叫“阿乐”的男子共借了港币20万元用于赌博并输光。回到江门市新会区后因容某某无法还债,“阿乐”通过区某某帮忙追债。区某某和“阿乐”把债务强加于黄某某身上并多次要求黄还钱,均被黄某某拒绝。1996年3月,在区某某的授意下,被告人唐某某和刘某某带人在新会区会城镇某某警务区附近将黄某某以及与黄某某一起的陈某1强行拖上车,将2人挟持到新会区会城镇某某大厦的一间房内关押起来,抢走黄某某佩戴的金项链,并对陈某1进行殴打以恐吓黄某某,要求黄偿还债务。后区某某通过电话指示被告人唐某某等人逼迫黄某某交出其自有的本田小汽车(车牌号为粤某某某某),黄某某被迫将此车交给区某某指定的接收人。区某某派人取走该小车后将黄某某释放。经鉴定,被害人黄某某被抢走的本田小汽车于被抢之日价值人民币312400元。后区某某等人将该小汽车变卖,所得款项归其使用。
  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
  1.收据等有关书证材料证实,粤某某某某小汽车由黄某某购买后,于1997年3月3日由梁某4、梁某5将该车交给某某典当行抵顶债务,某某典当行写下收据1张,某某典当行工作人员卢某某又将该车转卖给谭某某。
  2.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现场分别位于江门市新会区某某路16号10座七楼、江门市新会区某某路60号楼下,并证实了被告人唐某某伙同各同案人劫持黄某某并将黄某某拘禁的现场情况。
  3.涉案物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害人黄某某被抢走的本田小汽车于被抢之日价值人民币312400元。
  4.被害人黄某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1995年其和容某某等4人去澳门葡京赌场赌博,不久容某某输光所有的钱,要其找人借钱再赌博。其就打电话给相熟的陈某2说要借钱,陈某2叫其去某某赌场,其和容某某去到时见到陈某2和“阿乐”在一起,容某某就向陈某2和“阿乐”借款10万元并说10日内还清或者用房产抵押,“阿乐”将筹码交给容某某。容借钱后就在某某赌场赌博,后来容某某说共输了20万元,其才知道容某某又借了10万元。其就问陈某2为什么借那么多钱给容某某赌博,陈某2说容某某还得起。其估计借钱的老板应是陈某2。不久陈某2、“阿乐”一起来到新会区找其和容某某还钱,容答应尽快还钱。后来区某某负责帮“阿乐”等人向容某某收钱,区某某认为其是介绍人,于是多次叫其帮容还钱,其认为借钱与其无关,其也没有担保就不同意还。后来在一天中午,其和陈某1在会城镇被刘某某、唐某某等人带走并拘禁起来,刘某某说是老板区某某吩咐这样做的,其戴的金项链也被抢去。刘某某等人先将陈某1带出去殴打,后“阿乐”等人来到,“阿乐”要其替容某某还钱,其还是不同意,后刘某某致电区某某,并要其听电话,区某某叫其把自己的小车交出来还债。其迫于无奈就问区某某把车交给谁,区某某说给陈某2,其就打电话叫妻子汤某某把车钥匙给陈某2,其妻子说车在“狼狗仔”处,其就叫汤某某再打电话叫“狼狗仔”把车给陈某2,后来其问过“狼狗仔”,车确实给了陈某2。其车被抢走后其因不想再惹区某某就没有找区要车也没有报案,后区某某说要将只找到半条的金项链给回其,其没有要。其被抢走的车是其于1995年以人民币34万元购买的,但实际上只付款24万元。刘某某、唐某某是区某某的手下。其辨认出区某某、刘某某及被告人唐某某参与作案。
  5.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实,当时黄某某打电话给其,其就介绍黄某某向“阿乐”借钱。“阿乐”借钱后曾来过新会追黄某某和容某某还钱,后来“阿乐”等人又来过梁某4的新会某某公司。之后其知道区某某收了黄某某的小车,其当时在某某公司看见该车。
  6.证人容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当时在澳门赌博输钱后,黄某某问其是否要借钱,其在黄某某的介绍下向一澳门人借了港币20万元,当时没有约定利息,但借的钱全部输了。后来陈某2和该澳门人来过新会要其还钱,黄某某也不断催其还钱,区某某、聂某某等人也来过催其还债。后来听黄某某说,因为其没有钱还,黄某某被区某某的人抢了金链和车并被殴打了。其辨认出区某某。
  7.证人茹某某的证言证实,其听说黄某某欠别人的钱被人打了。
  8.证人陈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1995年12月,其与黄某某在会城镇某某路被刘某某等人强行带走禁锢在一间房子内,期间其先被殴打,刘某某说抓其2人是区某某决定的,目的是要黄某某还钱。后来区某某和“阿乐”来到并说钱是黄某某介绍容某某借的,黄某某是担保人,现在容某某没钱还当然要黄某某还。“阿乐”和区某某要求黄某某用车抵债,黄某某不得不答应把粤某某某某小汽车交给区某某。黄某某打电话给他妻子,由区某某叫人去取车。约1小时后,“阿乐”和区某某接到电话知道汽车已拿到,就和“阿乐”离开了,刘某某等人才把其2人释放。黄某某的金项链如何被抢其看不到,但当时黄某某被拉出房间再进入房间时,黄某某说金项链被抢走了,其当时见黄颈上的金项链确实不见了。黄的金项链值2万多元。其辨认出区某某、刘某某等人。
  9.证人汤某某的证言证实,其是黄某某的妻子。1996年3月左右的一天晚上,黄某某致电叫其把黄的车牌号为粤某某某某本田雅阁小汽车钥匙交给“狼狗仔”。后来黄某某告诉其因为在澳门赌博时借钱的问题被区某某等人追债,并被殴打,区某某等人抢走了黄某某的汽车和金项链,金项链上的玉坠价值1.7万多元。
  10.证人杨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黄某某的妻子汤某某曾叫其把黄某某的一辆白色本田雅阁小汽车车钥匙交给了陈某2。不久听黄某某说是被区某某及区的手下绑去后被迫交出小车。黄某某颈上戴有一条粗的金项链,有一块玉坠,被绑了放出来后其就没见过黄某某戴了。后来黄某某还说在澳门被人打了。其辨认出区某某和陈某2。
  11.证人钟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知道容某某向澳门人借钱赌博,开始时黄某某答应担保,后来没有做,容某某输了钱无力还,于是澳门人叫黄某某负责还。借钱后澳门人已经叫区某某出面在会城镇把黄某某的小汽车抢走用于折抵该债务。其辨认出区某某、聂某某、林某2等人。
  12.证人梁某5的证言证实,其按梁某4的意思经手出卖黄某某的一辆白色本田小汽车。当时梁某4说是区某某收了黄某某的车,叫其卖掉该车并用款项来偿还向“阿强”的借款并赎回抵押给“阿强”的粤某某某某小汽车。当时“阿强”介绍别人以23万元将车买走,其协助“阿强”他们办理所需要的手续资料,并在该车的过户证明上盖上某某公司的印章。其认为当时区某某用了某某公司的两辆车,所以梁某4可以把区某某拿来的车卖了。后来黄某某说某某公司卖了他的车没有车用,梁某4就把一辆奥迪车给了黄某某用。
  13.证人梁某4的证言证实,其在新会区某某典当行典当过一辆粤JK5555奔驰车,后用一辆红色凌志车和一辆白色本田车赎回来。白色本田车是区某某给其的,因为其曾借出两辆车给区某某使用,后想赎回奔驰车,就叫区某某拿回这两辆车去卖,但区某某说给其一辆白色本田车卖,不用拿原来其借给区某某的车去卖了,区某某给其车时其没有问过车的来源。其就将该车转卖后赎回奔驰车。车被转卖了1年后,黄某某找其说所卖的车是他的,现在没有车开,其就将一辆奥迪车给了黄某某使用。
  14.证人谭某某的证言证实,其于1997年的一天通过某某汽车修理厂老板冯某某介绍以27万元购买了粤某某某某的白色本田小汽车,当时卖车一方的人称黄某某把车押给江门一间典当行,过期不赎车,所以现在把车出售,而其查过车没问题所以才买的。对方的人给其车辆的行驶证及一个黄某某的身份证复印件,其就叫冯某某办理了过户手续。后其把车卖给一名广州人。谭某某提供的5张办理过户的单据证实双方当时的交易情况。
  15.证人卢某某、殷某某、吴某某的证言均证实,某某典当行经梁某5联系转卖一辆白色本田小汽车,款项用来赎回某某公司的奔驰车。
  16.证人吴某某的证言证实,粤某某某某白色本田小汽车是其购买的,后转卖给梅某某,梅某某再卖给黄某某。
  17.证人冯某某的证言证实,其知道吴某某将粤某某某某卖给了黄某某,但不是其经手的。后来这辆车又被谭某某买下了。
  18.证人陈某3的证言证实,粤某某某某小汽车开始是吴某某买的,谭某某后来又与一名男子交易买下此车。
  19.证人陈某4的证言证实,2000年某某消防公司以20万元向谭某某购买粤某某某某本田雅阁小汽车。2004年4月该公司又将小汽车以98000元卖给了李某某的车行。
  20.证人李某某、廖某某、何某某的证言均证实,新会某某消防公司通过李某某、廖某某把粤某某某某小汽车转卖给何某某,但未能过户,车主还是谭某某。
  21.证人叶某某、钟某某的证言均证实,黄某某并非某某、某某公司的员工。
  22.证人杨某某的证言证实,区某某和刘某某原来关系很好,刘某某是区某某的手下。1999年左右其知道刘某某和区某某发生矛盾。其听区某某说刘某某是叛徒。
  23.同案人区某某的供述证实,其通过陈某2介绍认识澳门人“阿超”后,得知“阿超”是帮“阿乐”做事的,黄某某曾担保容某某向“阿乐”借款30万元用于赌博,黄某某不还债而且还殴打“阿超”,其就帮“阿超”向黄某某追讨债务。其多次催黄某某还钱,黄某某答应但一直没有还,其就叫刘某某等人去抓黄某某,并将黄带去梁某4的一空置楼房里,其和“阿乐”就叫黄某某用车抵债,黄某某同意后,其叫刘某某先把车放到某某公司的停车场,车怎样处理其就不清楚了。后来其知道和刘某某一起的人还拿了黄某某的金项链。后其叫刘某某把金项链给回黄某某。
  24.同案人刘某某的供述证实,区某某说过要帮“阿乐”向黄某某追债,区某某就通过电话指使其纠集唐某某等人去抓黄某某并将黄带到一间空房关押起来,唐某某等人殴打黄某某的朋友,区某某还叫其给唐某某300元,之后其离开。后区某某与“阿乐”如何处理黄某某其就不清楚。
  25.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证实,1996年的一天,区某某对其说黄某某欠了公司的钱,黄和一个朋友现在会城某某警务区里面,叫其带几个人和刘某某一起开车到该警务区附近,等他们离开就把他们带回来。其就叫上二名外省男青年及刘某某一起坐车到该警务区附近,将黄某某和那名男青年带上了其等人开来的一辆车,并把他们带到一间空置的房间。在带回黄某某及黄的朋友时,其等人都没有殴打过他们。过了约半个小时后,区某某来到,就叫其和那二名外省男青年离开,区和刘某某留下,其等人离开后发生何事其就不知道了。
  (三)聚众斗殴罪
  2000年8月31日凌晨,被告人闻某某得知一名绰号叫“高佬华”的男子要叫人殴打其,其便集结大量手下,携带刀具、铁棍等器械聚集在江门市新会区会城某某路一大排档,并向“高佬华”约定斗殴。被告人闻某某用电话向区某某报告聚众斗殴的情况,后区某某伙同王某某(已判刑)前往现场,王还持有区某某交给他的1支匕首枪及6发子弹。后被告人闻某某发现公安人员后立即逃跑。公安人员当场缴获大量刀具、水喉管等,并从王某某身上搜获匕首枪1支及子弹6发。
  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
  1.证人谭某某的证言证实,当天1时左右,在某某酒吧“看场”的闻某某说有兄弟过生日叫其等20多人到某某餐厅吃夜宵,来的人坐了7张台。不久,闻某某那边突然开了两台小霸王车过来,从车上下来几名男青年,从车上拿下20多条长约1米的铁水管放在地上,一会儿就有警车来到,这帮人看见警车来就散开了。
  2.证人罗某某的证言证实,“阿三”于2000年8月31日凌晨叫其到会城镇东侯路某某大排档和10多人吃夜宵,并说己方的人准备和另一帮本地人打架,叫其吃完夜宵后快走,他们要在这里等对方的人。到2时,其看见有三名男子走到路边的一辆小霸王面包车上拿了约30多支铁水管下来并放在桌底下,不久警察就来到了。
  3.证人彭某某、王某某的证言均证实,当晚连同2证人在内的20多人在吃夜宵时有一辆汽车送了些铁水管过来,现场一些吃夜宵的人在分发铁水管,听说这些水管是准备用来打架的。这些水管后来被公安机关当场缴获。
  4.现场勘查笔录和照片、扣押物品清单等证据证实案发的现场情况,其中在同案人王某某驾驶的粤某某某某小轿车上缴获的匕首枪1支及子弹6发等物证均被扣押。
  5.同案人区某某的供述证实,闻某某从1996年开始跟其做事。案发前,闻某某打电话给其说准备和“高佬华”的人打架,闻某某已叫了一帮人在某某路等“高佬华”,其在电话中叫闻某某把人散开,但闻某某说他的那帮人不肯散,其就叫王某某开车送其过去,其想亲自制止他们,因为如果双方打架了,就会变成仇家。其到了某某路大排档后,便看见闻某某和几个头目集结了几十人在那里,他们将桌子排成一排,坐在两边,其下车叫闻某某去把那帮人散开时民警就来了,并将闻某某那一帮人抓了,也抓了王某某。“高佬华”那帮人根本没来,其估计是“高佬华”故意设了一个陷阱等闻某某等人纠集在一起后报案抓人的。公安人员从王某某处缴获的匕首枪是其给王某某的。
  6.同案人王某某的供述证实,其从1997年开始帮区某某驾驶一辆银灰色万事得929小轿车(车牌号为粤某某某某),平时区某某是“大佬”。2000年8月31日凌晨,“阿波”叫其到大排档吃夜宵,其就开车过去,当时看见“阿波”和10多人在吃夜宵,其停好车后就被抓了。其不清楚“阿波”等人为何带铁水管。其带在身上的匕首枪及子弹是区某某于1997年给其用来防身的。
  7.同案人谢某某的供述证实,当晚,区某某告诉其区某某的两辆车停在东侯路路边,其过去看时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抓了。
  8.被告人闻某某的供述证实,2000年的一天晚上,其与一帮朋友在会城某某酒吧喝酒期间,其朋友对其说,绰号叫“高佬华”的本地男子当晚要找人打其。其听后很愤怒,立即打电话将此事告诉区某某,区某某叫其立即找人帮忙,区也叫人过来帮忙。后其打电话叫人到会城某某路红绿灯附近的一间大排档集中,其首先与一些外省男青年到达该大排档,并叫那些跟随区某某做事的外省男青年对外放出风声,说其在会城某某路红绿灯附近大排档等“高佬华”过来谈判,其等人坐下后,陆续有一些携带刀具、铁棍等器械的外省男青年来到与其等人坐在一起。20多人将大排档的桌子一字排开,坐在两侧,以示恶势。等了约半个小时,区某某带着王某某等人来到,但其方的人都到齐了,却没有见到“高佬华”的人来。后警察来到,其就知道被人陷害了。当时警察从王某某身上搜获匕首枪1支,将聚集在一起的外省男青年驱散并将王某某带回公安机关调查。
  认定上述的事实,还有下列的综合证据证实:
  1.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的户籍资料证实二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2.抓获经过证实,本案的案发经过及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均是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3.(2007)江中法刑一初字第3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同案人区某某等人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赌博罪、组织卖淫罪、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刑。该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中对上述3宗犯罪事实均有认定。认定参加黑社会性质犯罪方面,查明的犯罪事实认定被告人唐某某为积极参加人员、闻某某为参加人员;认定抢劫罪方面,查明的犯罪事实认定唐某某参与;认定聚众斗殴罪方面,原认定罪名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查明的犯罪事实认定被告人闻某某参与。该判决已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已发生法律效力。
  本院认为,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无视国家法律,其中被告人唐某某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闻某某不同程度地参与该犯罪组织,其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唐某某结伙抢劫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因其抢劫行为发生于1997年刑法修订施行之前,根据从旧兼从轻原则,应对其适用1979年刑法进行处罚。被告人闻某某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对被告人唐某某、闻某某均应实行数罪并罚。在抢劫的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区某某、刘某某,被告人唐某某只起到次要作用,属从犯,且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依法可对其所犯两罪减轻处罚。被告人闻某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且在聚众斗殴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闻某某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属犯罪未遂,对被告人闻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依法可从轻处罚;犯聚众斗殴罪依法可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量刑意见恰当,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闻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经查证属实,可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唐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11月2日起至2017年11月1日止。)
  二、被告人闻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19日起至2015年3月18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吴  健 青
 二○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赵  丽 燕

 

上一篇:妨害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的犯罪 下一篇:徐某涉黑、故意伤害、抢劫、强迫卖淫、强奸、寻衅滋事、合同诈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