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某甲等集资诈骗案

  发布时间:2015-1-1 20:45:09 点击数:
导读:卢某甲等集资诈骗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判书      (2013)鄂刑二终字第00002号  原公诉机关湖北省鄂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卢某甲。因涉嫌犯集资诈骗罪于2011年10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

卢某甲等集资诈骗案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判书

      

(2013)鄂刑二终字第00002号



  原公诉机关湖北省鄂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卢某甲。因涉嫌犯集资诈骗罪于2011年10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鄂州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董某。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1年11月9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集资诈骗罪于同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鄂州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张某。
  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鄂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卢某甲、董某犯集资诈骗罪一案,于2012年11月21日作出(2012)鄂鄂州中刑初字第00027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原审被告人卢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3年6月,被告人董某以承建鄂州市花湖开发区“景某江南”工程需要资金周转为由,指使被告人卢某甲以15%的月息向李某甲、老徐(身份不详)借高利贷。因董某在承诺的三个月还款期限内未能偿还该笔借款的本息,卢某甲遂从他处高息借款偿还该款的本息。2003年6月至2010年5月,董某以承接北京、广某等地的工程需要资金周转为由,承诺高额回报,多次向卢某甲借款。董某明知卢某甲无钱可借,遂唆使卢某甲以5%-15%的月息向他人非法集资。2010年6月至2011年8月,董某又伪造广某崇左市扶绥县500兆瓦太阳能发电系统制造项目和广西某1000兆瓦光伏发电工程某的批文,以承接该太阳能工程某为由,承诺高额回报,多次向卢某甲借款。董某明知卢某甲无钱可借,仍唆使卢某甲以5%-15%的月息向他人非法集资。2003年6月至2011年8月,卢某甲在非法集资过程中,虚构其所在的鄂州市侨生矿业公司(以下简称侨生矿业公司)需要资金周转的事实,或以投资广某太阳能项目需要资金短期周转等理由,向社会人员许诺高息,不断借新债还旧债。经查证,卢某甲共向证人一、证人二、证人三、证人四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16799000.00元,偿还上述人员本息共计人民币7268000.00元。其中偿还陈兰兰、陈某甲、卢某乙、徐某、李某甲、丁某甲、李某乙、丁某乙八人的本息超过其本金,另88人共计人民币11,259,900.00元无法偿还。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卢某甲、董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集资诈骗罪。被告人卢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董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二被告人当庭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判决:一、被告人卢某甲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六万元。二、被告人董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上诉人卢某甲上诉称:1、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集资的对象不是不特定人员,其没有虚构项目欺骗他人,其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2、原判认定其系主犯不当,请求二审依法判决。
  董某的辩护人提出:1、没有证据证实董某唆使卢某甲向96人非法集资,董某不是卢某甲非法集资16799000元的共犯,董某只对他向卢某甲借贷的930900元某担责任,故只能认定其犯罪数额巨大,应在5至10年幅度内量刑。2、董某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并当庭自愿认罪,应从轻处罚。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认定该案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一、证人二、证人三、证人四的证言,证实卢某甲以侨生矿业公司需要资金周转、帮助董某融资等理由,以5%-15%的月息向上述人员借款的事实。
  2、证人五(侨生矿业公司会计)的证言,证实卢某甲对外借款未入侨生矿业公司账户。
  3、欠条、收条、借条、汇款凭证、支付凭证等书证,证明卢某甲向多人借款,后卢某甲通过银行汇款等途径将集资款交给董某。
  4、2010年11月8日承诺书一份,证实董某承诺卢某甲在引进“太阳能发电站”项目的资金到位后,按引进资金实际到位总额的0.1%支付卢某甲引资劳务酬金。
  5、广西某发改委《关于玉林1000MW光伏发电工程第一期100MW工程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及《关于注销“玉林阳光发电项目”批复文件的通知》,证实2005年3月28日批给玉林市阳光电力有限公司1000MW光伏发电工程于2008年9月11日被取消。
  6、广某扶绥县发改委《登记备案证》及《关于取消500兆太阳能发电系统制造登记备案证的通知》,证实2005年10月11日批准给广某振华交通投资有限公司500兆太阳能发电系统项目于2005年12月17日被取消。扶绥县政府办公室证明,证实没有《关于广西威军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建设500兆瓦太阳能发电项目的复函》这一文件。
  7、湖北盛某合会计师事务所于2012年5月25日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经核对案卷中询问记录、借条及有关人员汇款单据等,根据借条及询问记录反映的25227500元集资款中,确认卢某甲向96人集资款17820500元,经借款人及卢某甲核对确认,本金16799000元,利息转本1021500元,该部分集资已付本息7268000元,另有23人集资款7407000元由于各种原因未经借款人与卢某甲核对。另外,董某收卢某甲资金930900元。
  8、上诉人卢某甲的供述:我是2003年4、5月份通过沈某、余某甲认识董某的,当时董某说承建花湖开发区“景某江南”工程封顶缺少资金,要我帮忙借5万元钱,我说我没有钱,他叫我找人借,愿意付高息。后来我就找了“老徐”和李某甲借了5万元钱,承诺3个月归还,是余某甲担保的,余某甲是汀祖镇宏翔建筑公司的副经理,董某是借用该公司的资质在做房子。后来董某一直没有还我钱,是我自己又找别人借钱还给“老徐”和李某甲。从2003年4、5月份开始到2011年7月份,我一直在帮董某在外借钱。董某至今分文未还给我,我以个人、侨生矿业公司和董某有一个项目差钱的名义在外借钱,钱由我来借,欠条由我来写,钱借到之后再由我给董某,董某再写欠条给我。2004年,董某找我说要去北京找我借钱,我说自己没有钱,找别人借要利息,而且起码一角,董某说只要能借到,不管几多利息都可以。只要是董某当面来借钱基本上打了欠条,有时候打电话借钱,我从银行汇款的就没有欠条只有汇款凭证,小额的基本没写,最多一次是13万,几万是经常的。董某没有还过我一分钱,我们没有订合同只是口头说好一角的月息,也没有证人。具体借了多少钱我记不清了,给了董某大约200多万元,其他的支付了利息,没有其他用途。有时我付息给别人,别人没有打条子给我,导致借条借的钱和还的钱差距非常大。
  9、原审被告人董某的供述:2008年下半年,我认识威军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李某丙,2010年6月15日我到威军公司当副董事长,后来李某丙因诈骗罪被抓了。李某丙的女儿李某丁就担任公司的法人代表。我到威军公司后就是搞这个价值625亿元的太阳能项目,我没有钱,主要是找卢某甲等人借钱。我知道卢某甲的钱是找别人借的,我叫卢某甲借钱给我,承诺给他高利息,开始是1角或是1角5分,后来我答应是给5分到8分的利息,并承诺卢某甲等我赚到钱会给他高额回报,卢某甲找别人借钱然后借给我,利息最终还是我出。只要是卢某甲提供的向我卡里打钱的凭证,那就错不了,我都认账,我和卢某甲也是这样约定的。我是2003年6月份开始找卢某甲借钱,第一次是找他借5万元钱,月息15%,担保人是余某甲,因为我在鄂州市花湖建筑别墅需要钱。后来我还以到北京、广某等地接工程等理由找卢某甲借过钱。
  上述证据,均经一审庭审质证,二审复核核实,证据的来源合法,所证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卢某甲与原审被告人董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在共同犯罪中,卢某甲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董某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关于卢某甲提出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集资的对象不是不特定人员、没有虚构项目,其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的上诉理由。经查,卢某甲以侨生矿业公司需要资金周转、董某建设工程和投资太阳能项目等名义,以支付高息为诱饵,先后向近百人非法吸收资金千余万元,该集资款并未入侨生矿业公司账户用于生产经营活动,对于董某所称项目的真实性和集资款用途也没有核实,且与其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巨额集资款不能偿还,依法可以认定其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其行为符合集资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卢某甲还提出其不应认定为主犯的上诉理由。经查,卢某甲受董某的指使,主要由其实施向不特定人群集资,数额特别巨大,造成巨额集资款不能返还的严重后果,其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主要作用,原判认定其系主犯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采纳。关于原审被告人董某的辩护人提出没有证据证实董某唆使卢某甲向96人非法集资,董某不是卢某甲非法集资16799000元的共犯,董某只对他向卢某甲借贷的930900元某担责任,故只能认定其犯罪数额巨大,应在5至10年幅度内量刑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证人证实卢某甲以董某做项目需要资金等为由高息借款,董某归案后多次供认其明知卢某甲无钱可借,但其故意唆使卢向他人高息借贷,卢某甲亦予以供认,二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向不特定人员非法集资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的共同犯罪,均应对本案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的犯罪后果负责。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董某的辩护人还提出董某是初犯,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并当庭自愿认罪,应当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董某系初犯,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并在一审当庭自愿认罪的情况属实,一审法院已予以认定并在量刑时充分考虑本案的具体情节,对其从轻处罚。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再采纳。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五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人卢某甲的上诉,全案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冷汉军
      代理审判员  金吕钢
      代理审判员  康 江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肖 黾



上一篇:唐某某集资诈骗、诈骗案 下一篇:周某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