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艺等集资诈骗案

  发布时间:2015-1-1 20:52:40 点击数:
导读:张耀艺等集资诈骗案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3)南市刑二终字第88号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耀艺。  原审被告人吕翠英。  广西壮族自…

张耀艺等集资诈骗案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3)南市刑二终字第88号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耀艺。

  原审被告人吕翠英。

  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民法院审理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张耀艺、吕翠英犯集资诈骗罪一案,于二○一三年二月十六日作出(2012)宾刑重字第3号刑事判决书。原审被告人张耀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检察员姚望、牙海定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耀艺、原审被告人吕翠英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9年11月,被告人张耀艺、吕翠英伙同他人成立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宾阳分公司,张耀艺为经理,吕翠英为业务代表、后期还曾担任会计。自2009年9月至2010年3月间,该公司在成立前后,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向社会公众宣传“订单—消费—返利”经营模式,引诱社会公众向公司交纳“订单消费金”,以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方式,骗取社会公众钱财,先后发展“订单消费会员”229人,共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人民币3689100元,并将款汇、转到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其中用于支付订单消费会员返利款1869210元,用于支付发展会员的业务员或相关开票人员的提成款885650元,尚结余资金934240元。根据会计鉴定的“附表一”证实,被告人张耀艺非法获利63785元、吕翠英非法获利6670元。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物证、书证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

  2、抓获经过。

  3、户籍证明。

  4、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宾阳分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宾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电脑咨询单》。

  5、负责人信息、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任职文件。

  6、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章程、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

  7、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预定单262份、收款收据369份。

  8、源益鑫宾阳分公司收据或收款收据共148份。

  9、2009年9月至2010年3月宾阳分公司职员订单统计表。

  10、2010年3月宾阳分公司订单人员分红发放统计表。

  11、2010年3月宾阳分公司提成发放统计汇总表。

  12、《公司全体职员名册》。

  13、《订单理财消费》宣传单。

  14、《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及扣押物品的照片7张。

  当庭出示了以下物品:中华人民共和国机构代码证(正、副本)各一本、创业培训合格证书、副食品流通许可证一本、临时税务登记证、营业执照(副本)、个体工商业营业执照(副本)、广西就业失业登记证、广西源益鑫投资源有限公司宾阳分公司印章一枚、广西源益鑫投资源有限公司宾阳分公司财务印章一枚、“张耀艺印”印章一枚。

  15、查询存汇款通知书回执及中国农业银行卡流水清单2页、查询账户基本信息2张证实:

  2010年3月31日广西源益鑫投资源有限公司20086101040008180户的余额为0元;张耀艺6228480830724828413户余额为人民币17.52元。

  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和张耀艺在中国农行宾阳支行各开设有一个账户,张耀艺的农业银行卡号:6228480830724828413的流水账发生情况。

  16、调取证据通知书两份[宾公刑调字(2011)127、129号]及附有的明细资料;张耀艺卡号:6228480830724828413账户的历史明细查询。

  17、张耀艺卡号6228480830724828413、6228480830586036519账户存取款业务回单23份和12份。

  18、广西银监局宾阳办事处证明证实,源益鑫宾阳分公司未在广西银监局宾阳办事处办理有经营吸收“订单消费”存款审批手续。

  19、司法鉴定报告书证实,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吸收公众存款的金额;支付存款的公众返还的分红金额;支付的介绍客户提成金额;支付相关分红、提成后剩余资金的流向的情况。

  20、广西科桂司法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经司法鉴定,2009年9月18日至2010年3月25日源益鑫宾阳分公司收到订单会员缴纳的订单资金3689100元,已支付订单会员分红资金1869210元和提成费885650元,尚结余资金934240元的财务事实存在。此结论已告知两被告人。

  [根据司法会计鉴定书的“附表一”可以计算出源益鑫宾阳分公司共有190名会员未收回订单本金共1649080元。]

  (二)证人黄××、马××、吴××、陈××、刘××、甘××、黄××、林××的证言。

  (三)被害人颜××、柳××、曾××、吴××、陈××、白××、林××、甘××、韦××的陈述证言。

  (四)同案人颜××、齐××、刘××、潘××的供述。

  (五)被告人张耀艺、吕翠英的供述。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耀艺、吕翠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的方法,未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以高回报率为诱饵非法集资,严重扰乱我国社会主义金融秩序,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构成集资诈骗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张耀艺、吕翠英所收到的会员集资款全部上交总公司,其没有从中截留,所得的分红、提成等收益也是由总公司直接分配,被告人张耀艺、吕翠英相对于总公司而言处于从属、辅助地位,因此应认定为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被告人吕翠英只是分工公司内部的临时分工,其是在分公司存在的后期才临时担任会计,无论从分公司的成立、运作到集资款的筹集,还是分红、提成等获利,其并未比其他股东起更大的作用,可认定其为“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情形。根据被告人的犯罪性质、作用、认罪态度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人张耀艺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0000元;二、被告人吕翠英犯集资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上诉人张耀艺的上诉意见:

  1、其开的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宾阳分公司证照齐全,不是违法成立;2、其不具备主体资格。本案是一起单位涉嫌犯罪案,其所在的公司是广西源益鑫投资有限公司下属的分公司,无独立法人资格,其是受总公司的委托联系相关业务的,其不具备法人资格,也不是在分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3、其没有截留过总公司的一分钱,也没有占有消费会员的一分钱,所收取的消费订单均是代总公司收取,且934240元全部转入总公司的户头,而其中的885650元总公司已经分拨到消费会员及开票员的账上了,63785元是总公司下拨给其的劳动所得,其没有使用诈骗手段;4、其没有诈骗的主观故意,其也是一名受害者;5、这种形式的分公司在各地还有存在,仅有北海、宾阳的分公司及南宁的总公司被查处,北海分公司的涉案数额较宾阳分公司的大,量刑却比其轻,显失公平;5、其是部队军转干部,本应得到社会的尊重和优待,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故而其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要求二审宣告其无罪,免处罚金50000元。

  原审被告人吕翠英在法定时间里没有上诉,但其在二审中辩护称,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其没有担任公司的会计,也没有领取公司的钱,其也不是公司的股东,也无投资入股。

  南宁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上诉人张耀艺宣传的“订单消费”高返利模式,在源益鑫公司未有任何生产经营活动的情况下,完全是用后面会员交纳的资金来支付前面会员的反复提成,需要加入的会员数量及交纳的资金成几何倍数增长,才能支付前面会员的返利提成。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可以认定张耀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且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但张耀艺及吕翠英所在的宾阳分公司系代理总公司开展业务的,所收取的集资款项均全部上交总公司,没有从中截留,所得的分红、提成也是由总公司直接分配,相对于总公司的高管人员处于从属、辅助地位,是从犯;吕翠英仅是在后期担任了分公司的会计,是公司的临时分工,作为分公司的股东,其在分公司成立、运作、集资款的筹集、分红、提成等方面的作用,相对于总公司的高管人员处于从属、辅助地位,属“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情形。在案的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及相应的书证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张耀艺、吕翠英的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相符,据以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均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内容真实客观。上诉人张耀艺、原审被告人吕翠莲在二审审理期间未提出新的证据,故一审认定的事实和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耀艺、原审被告人吕翠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的方法,未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以高回报率为诱饵非法集资,严重扰乱我国社会主义金融秩序,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对于上诉人张耀艺提出其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的上诉理由和辩解,经查,源益鑫宾阳分公司自成立时起,即按照源益鑫总公司的经营模式即“订单-消费-返利”进行宣传,以预收订单消费款的名义非法吸收社会公众资金,并将所收取的订单消费款全部转入源益鑫总公司,由总公司根据分公司所收取订单款总额按一定的提成比例直接返利到客户的银行账户,在分公司没有任何经营行为,没有任何经营利润来源的情况下,以后期会员交纳的资金来支付前期会员的返利提成,这样势必要求之后需加入更多的会员及收取更多的资金,才能支付前期会员的返利提成,一旦这种高返利模式资金链断裂,将直接导致会员交纳的资金不能返还,对此,作为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及财务人员的张耀艺、吕翠英应是明知的,即明知总公司所从事的经营活动是违法的,仍与总公司采取统一的订单-消费-返利经营模式进行集资诈骗活动,构成共同犯罪,应对自己所参与的犯罪行为承担责任。故而张耀艺提出其不构成集资诈骗罪的上诉理由和辩解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但张耀艺、吕翠英所收到的会员集资款全部上交总公司,其没有从中截留,所得的分红、提成等收益也是由总公司直接分配,张耀艺、吕翠英相对于总公司而言处于从属、辅助地位,因此一审判决认定张耀艺、吕翠英为从犯正确。且吕翠英仅是在分公司存在的后期临时担任会计,受张耀艺的指派行事,且所获取的利益较小,一审认定吕翠英为“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情节正确。对于上诉人张耀艺提出的涉案数额的问题,经查,885650元系提成用于支付发展会员的业务员或相关开票人员的费用,其性质属于中介费用,依法应计入犯罪数额,结余资金9342240元无论由总公司或分公司掌控也不能否定其属集资诈骗犯罪所得款项,上诉人张耀艺所获取的63785元亦属于其进行集资诈骗活动所分取的违法所得,均在集资诈骗犯罪数额之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张耀艺身为部队军转人员本应遵纪守法维护法律尊严,案发后更应反思自己行为给国家及社会造成的危害,而不是居功自傲,有恃无恐,以国家对军转人员的优惠政策来归避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更不能以此认为不应追究自己的刑事责任,其此辩解无事实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南宁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正确,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王世忠
                                                                            审 判 员  樊海金
                                                                            代理审判员  郑 磊
                                                                            二○一三年五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梁巍译



上一篇:陈辉集资诈骗案 下一篇:温甲等集资诈骗案